《堕》(水饿)


水饿
R-eighteen-G
 阅前注意:
怪人化、violence、character death、
bad ending、OOC、BG、high H
可以接受的继续√

灵感来自《ヴェノマニア公の狂気》,因为想看水饿干架和水龙怪人化就那么写了。(土下座)写了这么丧心病狂OOC的文真的很抱歉!


(一)
“强大使人快乐。人越是强大,相应的,也就活得越是自由愉快。”
这是水龙贯彻已久的人生信条。
习惯了。女人的爱。车水马龙的步行街道,把身旁的可爱比基尼女孩拉入怀中,在额头送上一吻。女孩浓密的睫毛像蝴蝶的双翅扑闪,动人双眸和泛红双颊透露一成不变的崇拜和爱慕。
习惯了。对手的惧。无论是武道大会被打得全身骨折的与会者,还是街头跪地求饶屁滚尿流的小混混,旁观者的鲜花和掌声,名声,金钱,总是少不了的。
“但仅仅是这些,感觉还是会不够。有时也需要一些适度的刺激。”
水龙遇上了饿狼,那个桀骜不驯的天才人类怪人。他遇强愈强,碰上何种程度的敌人都能迅速学习掌握对方的技能;在武道大赛冒充狼人选手夺得桂冠,早就想和他亲自比试切磋一番了。但当真正见到了他的时候,才体会到了身为人类的界限。
饿狼早就超越了人类,他即使身为人类的至强,无论如何是怎么也无法击败对方的。
那个时候……
饿狼右眼滴血欲裂,鲜艳的红发四散,狂笑着将他的脑袋摁在地面,那水泥也脆弱得向周遭不断迸发出裂痕,水龙感到自己的头盖骨要被对方掌心传递的力量压碎。“原来……这就是怪人化的力量吗……?”
他瞪大眼睛,仿佛看到了天外之物。
“那是因为我本来就很强啊——笨蛋!”饿狼看着水龙被凝固的血块和乌黑的泥土脏污了的脸庞,牙齿被打掉三四磕,血流不止,而拍拍手轻松地站了起来。
水龙的意识逐渐模糊,用以挥拳的手脚被打折而无法自由行动,他觉得自己要命丧于此,视线被红白交错覆盖,大致是要失血过多而死去了吧……
和饿狼交手,认了。
毕竟那可是对敌人毫不留情的道德感薄弱的怪人啊。这个地方,也没有别的英雄在,况且,他连高声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给我最后一击吧。”水龙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
迟迟没有动静。
等水龙再次睁开眼睛,饿狼早就没有了踪影。
“走了吗……”他艰难地撑起身子,张望了周围,只有死一般的寂静——破碎的瓦砾,上升的硝烟,昏黄的天空。
饿狼确实已经离开了。
……被放过了啊。
败北了的自己原来连被他杀死的价值都没有。

(二)
不过,那已经是应当摒弃的过去了。
那揉碎了扔进人生的垃圾箱再也不要拾回的存在。
偌大的豪华公寓,是用比赛的赏金购买下来的。套房的面积足够大,足够装得下很多的女人……还有一个人类怪人。
其中一个房间,那是专属于饿狼的。
现在,他在这里,他在这里了。
水龙微张的双唇吐出兴奋的气息,蓝色的眼眸四周染上性的狂热,将徐徐褪去的上衣扔到滴着不明的白色黏液的房间地板。床头断续的金属锁链手铐声响起,充满皱褶和划痕、水印的床单上躺着的饿狼敏锐感知到了来者何人,而囿于双手被禁锢在床头,而双腿被迫大张的羞耻姿势,只能不情愿地弓起脚背。
饿狼的后穴还吞着水龙在几小时前塞入的假阳具,入口结合处不断地挤出透明的液体,前方性器因为高潮过多次焉在肚皮,星星点点的白浊边缘干涸了,下腹和大腿、腰间伴随指甲划痕与凸起的青筋,牙齿舔舐啃咬留下的痕迹,像沾满颜料的破烂的画布。
“饿狼君,我们来做爱吧。”水龙沙哑的嗓音里,快意愉悦地颤栗。
和饿狼交手败北后,怪人协会的干部像嗅到腐肉的秃鹫一样闻臭而来,问他要不要做个交易。
……代价是不再为人的堕落。
而奖赏是令人快乐的强大,无与伦比的自由,还有若干附属品——
用同一次元的实力和饿狼进行较量,击溃他,用他让自己得到精神和肉体的更高层次的快乐——
他心动了。
饿狼伸出了手钳住饿狼下颌逼迫他面向自己,垂下的金色双眸向上抬眼与自己对视,那疲惫的目光透出一丝缱绻。
“水龙……”饿狼开口,伸出鲜红的舌头舔舐干裂的嘴唇上起的皮。“抱……抱我……”双臂微微颤抖着,即使手腕被卡出了鲜明的印记,也勉力迫使手铐敲击床栏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示意水龙。
真是个十足的骚货。
拉开了床头柜抽屉中的钥匙,解开了手铐。释放了双手的饿狼像断线的木偶,双手垂下来上身瘫软在床头,任他把精瘦的腰抓出色情的红印,拖到自己胯下用力拔出那根含入许久的假阳具,一并抽出的水溅湿了身下的床单,蔓延开一片水痕。饿狼合不拢的后穴泛红着,收缩着,仿佛渴求再次被什么东西填满。
像看到肉骨头的狗受到引诱,水龙俯下身埋入饿狼张开的双腿间,握住他的性器和囊袋舔舐,让对方闭上双眼扭过头去,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唔……啊……”,淫荡之余始终带着青涩的轻喘让水龙下身更胀大几分,眼神一暗,沉下脑袋伸出舌头刺入那温热湿润的肉穴,让舌上细微倒刺在内里深入搅弄,扫过每片皱褶。
“哈啊……水龙……好舒服……呜啊……”
饿狼细长的指尖插入水龙的披散的发丝,抚着身上的脑袋享受着对方的服务。灵巧有力的舌头在在甬道模拟抽插的动作,让他从脊椎处起向上燃起阵阵快感。
那让他迷惑堕落,将一切理性击碎的可怖愉悦。
饿狼金色的眸子望向水龙,身上的这个耽于情欲的男人。
确切地说,已经怪人化了的水龙——已经拥有超越于他的力量了。但他追求的这份强大,只是为了纯粹的快乐吗……
在这里和他,和其他女人,日复一日地像野兽一样……做爱?
有什么东西,正在偏离正轨。
(三)
高大的建筑物从基部断裂坍塌,伴随着轰隆的巨响砸向地面。受了全力一击,饿狼从半空重重掉落在瓦砾中,后背被坚硬的石块碾得生疼,鲜红从胸腔喷涌而出,鼻尖环绕浓厚的血腥味。
即使是怪人化的身躯,恢复速度也不是一直能维持这种程度的攻击的。如火焰的头发分不清是血亦或是本身的颜色,脸上的长长的划痕和拳击导致的淤青使人几乎破相,身体被穿出的洞让饿狼回忆起来当时独闯怪人协会老窝时的经历。
毕竟此刻同样也在和怪人交手——怪人水龙。
飞扬的尘土和砂石模糊了视野,水龙庞大的人影缓慢迫近。
披散的黑发化为紫色,手臂青筋凸起,环绕的乌黑的钢环被暴涨的肌肉震成碎片,脱落在地。武术服也被早前的打斗气势撕碎,怪人化后更强健硕大的肌群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般贪婪地生长,后背生长出的尖锐皮刺和眼下艳红的怪人印记赫赫在目。
“怎么样,饿狼君,还是我比较强吧?”握拳关节摩擦发出“咔咔”的声响,水龙俯视饿狼的目光如视蝼蚁,充血的双目露出沉溺战斗的疯狂。
“……别开玩笑了。”将喉中的涌出血块吐在一旁的地上,饿狼用手背擦去嘴角残余的鲜血,借着上身的力气往后挪了挪身体,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起身跃到了后十几米处与水龙拉开距离。
双腿一伸躺平在地如败者的姿势可不好看,特别是面对水龙这个让人火大的家伙。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成为怪人,但绝对不要在这里被他击败……
绝对不要。
……
“怎么了,赶紧站起来,让我再快乐起来啊!饿狼君?”
饿狼记得,等他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水龙正将砸在他脸上的拳头慢悠悠取下。仿佛浑身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一般,失去活动的余地,面部和大地的亲吻让饿狼以为自己已经和泥土嵌为一体。
作为突然袭击的最后一发飞踢也被水龙稳当当地接住,顺势握住的两只脚踝被粗暴地掰开到两边,腰部被抬举到了最高的位置,屈辱的姿态像一只待操的母狗。
“你是变态吗?水龙?”下身的冰凉和入骨的恐惧似乎要将饿狼吞噬。
“你的力量只有这个程度的话……就换种方式让我快乐吧。”
饿狼缠绕身体的仅剩的衣物布料被撕开,露出大片伤痕累累的肉体。
粗野的不含一丝柔情的性爱,入侵者胜利占据城池后粗暴肆虐的掠夺,蹂躏未经人事的处子之地。
“啊啊啊——!”被撕裂的钻心的痛,带着骄傲者落败的饱受屈辱的折磨。
权力是最佳的春药,强者欢快地吸食胜利果实甜美的汁液,沉沦于支配他人的快乐。
深深刺入的肉刃也是催人堕落的魔物,释放名为天堂的幻觉。
被水龙胯下庞大的物事操干,饿狼的身体竟然渐渐不那么抵触。他的内壁逐渐放松起来,吮吸着水龙的肉棒,分泌出些润滑作用的黏腻的液体。随着淫靡的水声,逐渐接受了来者的进犯。“嗯……啊……~”喉间喘息逐渐压抑不住,听到了自己的吐息,饿狼难以置信,只得咬紧双唇。
——堕落的开端。
“成为我的东西吧?饿狼君。”在后方疯狂驰骋着的水龙那么说着,弯腰在饿狼后颈咬出血流。
饿狼甚至怀疑水龙怪人化后是不是脑袋出了什么问题,或者连带他自己的脑袋出现了幻觉了——他身体有了生理快感,而且心理上也有了奇妙的反应。
“唔……”
无法抗拒。不过即使拒绝了,这副无法反抗的残破的躯体又能做什么?
乌鸦被腐肉的味道吸引,在上空尖叫盘旋。周围的高大建筑早已化为废墟,碎石瓦砾胡乱地排列,黄昏夕阳的余光洒落在身上一点也不温暖。
“放……放你妈的屁……啊……”
……
不知道过了多久,饿狼在那种地方结束了第一次性事,而后被水龙打横抱起,扔进了精心建造起的后宫——表面上称作是水龙的住所的地方。

(四)
和怪人的交易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必失去自由和快乐的前提下变得更强,水龙每晚拥抱着不同的女人,拥有了让人们迷惑堕落的能力。
“哈哈哈……田中酱真是可爱呢~……当然啦,佐藤酱也好性感啊~”把漂亮的女孩拥入怀中,水龙露出招牌的泡妞笑容。“今天和谁约会比较好呢?你们我都不想错过啊~”
“讨厌啦……!”名为田中的女孩害羞地捶打水龙的胸口,“水龙君明明答应过我是第一顺位的呢~!”一旁的佐藤也不甘示弱地,挽上水龙的手臂娇嗔道:“和我约会的话,今晚不会让水龙君睡觉的哦~”
这样的生活,变成怪人后不会有丝毫改变。外表变得稍微怪异了一些,却依然能吸引迷惑女人……继而拥抱她们,陷入柔软散发着独特香气的身体里,让花瓣吞吐肉刃,听她们娇喘着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不断索求,满足欲望。
只剩下了纯粹的自由和快乐的日子。而支配了饿狼,是水龙快意生活里的画龙点睛之笔。
回忆到此,水龙收回了伸入饿狼后穴中的舌头。
双手撑起上身,趴在对方身上舔咬他干燥的双唇,再次将舌头伸出侵入饿狼的口腔内漫无目标地扫荡,不求技巧而狂野的吻让津液从嘴边流出,绵延而不绝,让饿狼险些缺氧窒息。涨红了的脸和耳根终于被水龙所察觉,双手松开了对方的脸颊,允许他大口地汲取氧气。
“哈……”鎏金的眸子望进那片深蓝。或许人在黑暗中待久了,便会眷恋这片刻的温暖。饿狼的手不由自主地环绕上水龙的脖颈,任凭身后巨大的物事全根没入。
尽管甬道已经被拓张得相当松软,但水龙的性器还是足够坚硬滚烫,撑开每一寸炙热内壁的褶皱,顶端逐渐深入,狠狠地碾压过饿狼的敏感区所在,逼他从嘴巴里泄出动听的浪叫为止。
“饿狼君……叫出来……我想要听呢~……”水龙勾起嘴角,恶趣味地用力挺动抽插,伸手揉捏饿狼胸前的肉粒。“唔……哈啊……!”尽管勉力地隐忍,冲向腺体的变本加厉的深入还是让饿狼遵从着水龙的劝诱,长大了嘴巴任呻吟泄出。他的前方也逐渐抬头,随着躯体的动作微微颤抖着,顶端吐出晶莹的涎液。
水龙的动作逐渐加快,抬起饿狼的腰部更用力地进入他的内里,逼得饿狼迅速缴械。发泄过一次的饿狼,稍微放松了身体瘫软下来。身体的炙热没有完全缓解,又被高潮的余韵继续折磨。
水龙总是让饿狼高潮连连。被翻过了面,饿狼抓着床单枕头背对着对方又继续干上了几发。怪人化后的水龙性能力更上一层楼,饿狼对这一点深有体会。有时抓着他做了一整晚没有停歇,甚至让他失去了意识。第二天白天醒过来,肚里灌满了对方的东西,满满当当的液体从穴口不停地汩汩流出,而自己的性器也一滴都没有了。
那之后,水龙给他一连煮了几天的乌冬面。没有肉吃,他很生气。
——在这里的别的女人,估计也遭受这样的命运吧?不过按照水龙的人设,或许会更温柔地对待她们也说不定……
在水龙的后宫生活的日子,饿狼不知道自己维持着生存的意义是什么。于是也只能思考这些无聊的事情。
和水龙一战落败后就成为了对方的肉便器,这件事……
如果是梦就好了。
如果……
自己能违抗自己的心就好了。
——会魅惑人心的怪人真的太可怕了。
不过,说到底水龙为什么要成为怪人啊?是因为和自己相同的意外吗?还是出于什么别的理由呢?
——选择了和自己共同堕落吗。
瘫软在床上看着重新穿上衣服裤子的水龙的饿狼,逐渐闭上眼睛,听着房门重新关闭,钥匙转动上锁的声音。
“再见……水龙……”

(五)
埼玉和杰诺斯师徒二人走上建筑的台阶。
“老师,这就是水龙的住处了,根据情报,本市多起女性失踪案件都和他有关。”杰诺斯拿着笔记本认真地读着上面的内容。
“啊,总算找到了……” 埼玉看了看这个藏于市区的豪华公寓,心想如果自己也有足够的钱支付得起这里的租金就好了。
“老师,我深以为水龙的话,不需要那样做也可以得到许多女性的青睐,可他究竟为什么会成为掠夺女性的怪人……”跟在埼玉身后的杰诺斯百思不得其解,“老师,让我来解决他!”
“杰诺斯,你先不要冲动。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好的,老师!”
两人的行动被屋内的水龙感知。他重新挽起了散乱的长发,将辫子扎起,转头对身后的一群女孩们说道:“等下你们可要好好躲到房间里去,免得伤到你们哦!”
女孩们听话地照做了。
战场准备完毕,水龙可不想待会儿的战斗伤到他可爱的女孩们。相信来者也是那么想的。
“英雄埼玉……吗?要以什么样无聊的理由来妨碍我的快乐呢?”
即使是怪人,也是遵循自然的优胜劣汰规律的结果罢了。那些女孩子都是自愿来到这里一起玩的,不是么?
那些被夺走了妻子女友女儿的男人们,都是因为过于弱小无能罢了——
“那个啊,水龙,以享乐为目的的话,让你变强果然还是太危险了。”埼玉握紧了拳头。
人的欲望被扭曲的话,获得了过于强大的力量就会失去控制。难怪怪人总是源源不断产生。即便是水龙这样本身就很强的人,也难免误入歧途。
一旦怪人化,人就和死掉差不了太多了吧?
“砰——”
一声巨响过后,周围的建筑都裂开了巨大的缝隙,迅速怪人化的水龙挡下了埼玉的一拳,即便身上的衣物被巨大的攻击波震碎。
“哦啊,现在的你果然挺强的嘛……”埼玉也来了些干劲,拦下了想要帮忙的杰诺斯,和水龙来到了更远处的空地处对峙。
不过稍微认真的一拳过后,一切都会结束了吧——
“竟然是埼玉……”躲在墙后的身影看到远处那颗熟悉的秃头,额间滑下了汗珠。
没过多久,那场对决便已有了胜负。以极快的速度飞入建筑瓦砾中的水龙把地面砸出巨大的坑,扬起四周浓浓的烟尘,空中还飞溅着些肢体的汁液和残渣。
“啊,又一拳解决了。”埼玉从远处跑了过来。
“呀啊啊啊——!怪人!”
“好可怕——!英雄救命啊!!!!!”
怪人的力量解除了的女孩们恢复了神志,纷纷被水龙怪人化时可怖的外表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四散,纷纷逃出了水龙的府邸。
头上血流如注的水龙艰难地用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皮,眼前视线所及逐渐变窄变暗,感受不到了的下肢仿佛不复存在,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就会……
这次是真的要死掉了。
埼玉和杰诺斯离开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白光里,弥留之际早就看遍女人们走得一个不剩的光景,唯有……
最后一个离开这个地方的,是那个红发的倔强的男人。他淡淡地回头看了自己一眼,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眸混杂了太多太多,一时间水龙已经无法辨明那是什么样的情绪了。
“等等……别走……”
再努力一点,想要再发出最后一点嘶哑而不可闻的声音。水龙伸出了双手,想要抓住那个愈行愈远的身影,任泪水濡湿脸庞,和血液混合在一起。

我还没跟你说……我喜欢你。
[まだ君に好きだと言ってない]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