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饿+金饿的甜蜜日常

【水饿的场合】
“唔……”
睁开眼帘,映入视野的是洁白的反射着清晨阳光的床单。同样纯洁色彩的柔软的枕头陷在脸上,凉爽而又舒服,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
迷迷糊糊地醒来了半分钟后,饿狼所见和头脑逐渐明晰。
不是酒店,是家里啊。
他用手臂撑在床上支起上身,身体和床铺布料紧密贴合的感觉实在让他没法忽略,继而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地睡了一晚这个事实。日常直冲天际的两坨头发只是随意地耷拉在两侧,前额还散落了几缕。
脖颈上光滑白皙的肌肤赫然印着几个鲜明的吻痕,倒不引主人注意;真正让饿狼提起精神的还是下身隐隐作痛的感觉。
两腿之间像吃了柠檬一样酸。
想起来了,水龙这个王八蛋……
扭过头去,罪魁祸首正趴在身旁搂着棉被呼呼大睡。同样一丝不挂,还能看到那根嚣张跋扈的东西挂在腿间。
真想趁机废了这根。
动静似乎被让对方醒来了,那颗海胆头在枕头上蹭了蹭。“饿狼菌…?几点了?”
黏腻不已的叫唤。
“喂,水龙…”
饿狼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如此沙哑。不过他也只是推了推水龙的臂膀。
“去做早餐。我要乌冬面。”

【金饿的场合】
自那以后,巴德好像在性事方面打开了什么开关,有时和饿狼在家里独处的时候,他默不作声地走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饿狼跟前,上半身伏下来凑近让他蠢蠢欲动的恋人。
饿狼只看到巴德一脸严肃,但是泛红的脸颊和耳根出卖了巴德的意图。
“饿狼,我想抱你了。”
饿狼本来想假装无动于衷玩弄一下对方,谁知道巴德闷哼一声,低头把脸埋入饿狼的颈窝撒娇似的蹭了蹭,语气里带上一丝委屈和倔强。
“…真的要受不了了…!下面硬得超疼的啊……!”
饿狼挑眉,伸手揉揉难得坦诚地向自己撒娇的巴德的头发,想到每次两个人互相拥抱的回忆,就不由得心跳加速。是的,虽然每次做爱都是自己鼓起勇气在诱导巴德,可是对方努力地取悦自己的样子也让他心动不已。
况且一来二去的,只要对方发出了想要的信号,他的脑子也热起来,屁股条件反射地浮现被巴德进入的快乐感觉。
“你真是越来越像一只发情的狗了啊,八朵。”
“…!”听到饿狼的话,巴德颤抖了一下,好不容易变得坦率一点,果然还是要拌一下嘴才舒服么这家伙?
“…我是狗那你是什么,母狗吗?”
……
……
……
然后两人从沙发一直互殴互掐来到了床上,接着就疯狂地做爱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