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1-5

金饿 R18
ABO所以很雷,很黄,慎入

---------------------------------------------------







(一)
结束了。
所有S级英雄、各式怪人都倒下,只剩下埼玉和饿狼的这个战场,以饿狼失败了的结果重新归于平静。
“我生存的意义,在赢不了最强英雄的你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
饿狼跪在已经成为瓦砾堆的地面,等待着面前这个秃头最后的制裁。他银灰的短发和恢复了的脸庞沾上灰尘,高度甲质化的黑色外壳被打碎,掉落了大部分,只有几小块还黏在皮肤上。
埼玉不以为然,“人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嘛!以后的人生就随你喜欢好了!……”“不!”
话还没说完,埼玉身后的假面甜心便打断了他,搭在肩上的手抓得很紧。“宽恕英雄狩猎怎么可能呢,饿狼必须死!”被打掉几颗牙,脸上还留着各种干涸的血迹的甜心假面尽管狼狈,却又重新狂热起来,连说话都带上了心率加快的轻喘。“必须对他进行处刑,全场的英雄都已经那么裁决了。”
“呵呵呵呵呵……要杀随便……”
"喂喂喂不就是小孩子打个架至于吗……"
“万一饿狼恢复了形态就麻烦了,必须斩草除根啊!”
剑拔弩张之时,邦古赶了过来。“几位且慢!”他扶着腰不紧不慢地,“可否把他交给老夫处理呢?毕竟教不好徒弟也是老夫的责任。”
“银色獠牙,你该不会是想手下留情吧?”假面甜心毫不退让,“请您退下,他没有活下来的理由。”
“假面甜心先生,”童帝抓着通讯器跑了过去,像是有急事。“刚刚我和协会干部联系了,他们让我们先不要杀饿狼。对于本身是人类的饿狼处刑要依据我们的法律。”
假面甜心眼皮跳动,“你的意思,是要对他进行性别身份的确认再处决?”
他想起来了这部碍手碍脚的法律。当初通过的时候还引发了社会上不少的争议:Omega因为生育能力十分珍贵,所以无论犯了多大的罪都不会被判处死刑,而是用不断生育来赎罪。而这个过程有必须有能标记的Alpha。作为处刑人,他必须实力强大、声望崇高,执行正义时才能被大众信服。处刑的Alpha和犯罪的Omega生下来的孩子由公共机关监护,或者根据处刑人的意愿私人收养。
“嗯。”童帝额间流下一滴汗,“现在协会的直升机在路上了。”
“……”假面甜心安静了起来。本身作为Alpha,在协会里也掌握了不少话语权,又是大明星,本该是这条法律的受益者。但他早就对这个特权的口子颇有微词。每次发现罪大恶极的Omega因此逃脱,有时他还不得不以公务的形式标记对方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在干脏活,说不定还间接地贡献了犯罪率。
“快点杀了我!废话少说!”地上的饿狼突然起来,听到说要给他鉴定便愤怒起来,“你们……你们……算什么英雄,连处个刑婆婆妈妈的!”
“等鉴定出来你不是Omega就满足你的心愿。”假面甜心有些苦恼地撑住脑袋。
而没有人察觉的是,一旁的邦古轻轻皱起眉,摸着自己的一撮胡子。一副“都说了交给老夫”的表情。
不一会儿后,英雄协会的人员把饿狼锁起来带上了飞机。

(二)
饿狼渴望被当做alpha一样地马上被杀死。
相比于战败而被处决,他对一无所知的什么“性别鉴定”反而感到了迷茫。他想不明白那样做的意义在哪,但英雄狩猎的梦想已经碎裂,强大的幻影像泡沫一般消失了的现在,他失去意义了的人生接下来该被如何涂抹,好像也已经无所谓了。
他走进了陌生的洁白的建筑,里面很敞亮,是医疗设施一样的环境。被几个人围着走进了一个房间,然后一个人躺在洁白的检查床。
可能协会的人始终不那么信任他,还是留了保镖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旁边,也没有松开他的手铐。
“我真想反抗你们也送不了我到这里来。”饿狼闷哼着,懒得再看他们一眼。然后任由医生把奇怪的仪器在他身体上扫来扫去,一边做检查一边帮他清理各种外伤。
饿狼看到仪器屏幕上他体内的结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认真勘察他的内部,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的感觉。“怎么,知道我是Omega?”
“嗯。”医生隔着口罩只是高冷地回答。“身体意外很结实,挺厉害的。”
当医生瞥见肚皮处的贯穿伤的时候,摇了摇头。叹口气后,隔着消毒的医用手套抚摸,嘀咕:“问题不大,半个月就能好。”
然后他从仪器旁的椅子上站起来,又多拿了只手套。
“我什么时候能走?”饿狼看着医生游刃有余的样子,从床上撑起。
“裤子脱了,把腿张开,最后一项检查。”白大褂不带一句废话地回答。
“……”又被摁了回去。
羞耻。虽然是医学检查,但饿狼还是刷的红了脸。
不爽,他明明不是个扭扭捏捏的人,但还是在甩掉裤子对着一群陌生的男人打开腿之后身体僵了一半。
支起的大腿也不由得颤抖着。然后是他的屁股第一次被打开进入。
医生的指检手法很专业,没有让饿狼感到过度的疼痛。他不知道自己里边长什么样,都有些什么,只知道医生的手指在里面鼓捣按压了一通,让他有些奇怪的感觉。
“喂……这是干什么……还有多久……”内里紧密的组织被撑开来,他隐忍着抓住了两边的床单。
“啊,不要害怕,再照个宫镜就能结束了。”医生娴熟地拔出来手指,脱下手套后又把奇怪的金属的棒状物插进了饿狼的体内。
屏幕映出来了健康的影像。医生的专业判断表明了,饿狼的身体条件非常优秀,状态也非常适合生育。
如果不做体内检查,他还真无法相信这位怎么看都只有alpha特点的英雄狩猎者居然是货真价实的Omega。事实就是,饿狼不仅是O,而且生理意义上O得很出色。
“你的身体素质非常好啊,即使受了伤影响也不大,各项指标很健康,只要休息两周就能完全恢复了。”他说给一直盯着他看的饿狼体检的情况,好让他安心下来。

(三)
英雄狩猎者是如此特殊,因为是怪人,所以得由英雄协会做统一决策,因为是人类,所以又得考虑关于Omega犯罪的条例。协会得知了饿狼是Omega,便拿着他的体检报告召集S级英雄开一场关于饿狼的处置办法的会议。
协会本部的封闭会议室里,和往常一样凑齐了能来的S级,强烈要求参加的假面甜心,还有“算是打败了饿狼所以可以出席”的埼玉。
“所以说我才讨厌协会做事的风格啊,这种事还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吗。”龙卷不耐烦地用指尖敲打靠椅的扶手。
“事先说好,当行刑人那种事我才不想做。”闪光的弗莱士抱着胸,又瞥见坐在隔壁的金属球棒,“话说啊,你这飞机头竟然这么快出院。”
“哈,是气势啊气势!饿狼那乱找茬的混蛋,老子就算是用爬的也得过来。”他握起拳头重重地往桌上捶。“如果还能见到本人,老子绝逼要还他一棒子!”
“别这么粗鲁,肌肉脑袋。”对面的假面甜心嫌弃地。
“杰诺斯,还有多久超市特卖开始啊?”
“还有一个半小时,老师!”
“咳咳,大家稍微安静一下。”
干部西奇轻咳一声,打断了互相拌嘴得热火朝天的英雄们。“饿狼的性别鉴定有结果了。”
吵闹的房间逐渐安静下来。
“……是Omega。”西奇朝一旁的工作人员点点头,然后把束缚起双手的饿狼带进会议室。
饿狼本人瞥见全场英雄震惊的表情,低下头“嘁”一声。“看够没有,大惊小怪。”
“喂喂没搞错吧,那家伙怎么可能……?!”金属球棒瞪大了眼睛。
“Omega能到达这个程度还真是惊人。”闪光评价道。
“……”邦古的淡定从容引发了僵尸男的好奇,“邦古,你是早就知道了吗?”
“老夫现在是不是事先知道也于事无补。”老人平静地说道。
“Omega真麻烦,那我就回家了。”龙卷飘在半空打算要走。
“怎么了吗?”埼玉远远地看着坐在那一头沉默着的饿狼,“Omega当英雄或者怪人不都是可以的吗?”
“Omega也有像老师这样强大的存在,所以这毫不奇怪。”杰诺斯接着。
“所以,协会要我们讨论的问题还能有什么?”假面甜心问西奇。
“如果是普通的omega倒还有和你们商量的空间,但饿狼的身体当母亲的资质很高,所以上头不大可能通过让他生育赎罪以外的意见……”
西奇有点无奈地叙述道。


(四)
“……”
饿狼几乎无人知晓的秘密被瞬间公之于众的感觉并不好,但是他已经对那种羞耻的感觉逐渐麻木了。除了“母亲”这个直白又陌生的词让饿狼耳根还是那么一烫。
“随便怎么样都好……”饿狼挑眉抬起手腕伸过去,“能解开这玩意了么,既然Omega什么的那么重要。”
“饿狼,你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犯人能被允许做的只有接受审判。”
会议还得继续下去。西奇继续说道,“因为是怪人的案件所以协会可以争取选拔处刑人优先的待遇,也就是最好在各位S级和A级靠前的人里选出来。”
邦古、假面甜心等几个深谙此中深意的人心里明白,这也确乎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相比于落到协会外部的人手中。
“杰诺斯,今天白菜大减价,我们去吧。”埼玉显然对此没什么兴趣,于是带着杰诺斯走了。龙卷、童帝、僵尸男、猪神等人见状,也趁着机会一并溜了。
“看来那些胖子又该恨我了。”假面甜心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如果剩下的各位没有意见,我自荐成为饿狼的处刑人。”
“喂,这种事是不是问问当事人的意见比较好?”金属球棒也站了起来,“听说处刑人是负责给Omega标记的,可是既然也有很多A级英雄没来,选择的机会还是给饿狼比较公平吧。”
“呵,你是什么品种的蠢蛋啊?法条上的字都认不全的家伙还是别说话比较好。”
“什么……!你这人还真烦诶怎么哪里都有你,只能骗骗女人的小白脸又来蹭S级会议了啊!”
“论社会声望,正义感,美貌,实力,还有谁比我更适合呢?”假面甜心自上而下俯视比他矮上半个头的金属球棒,“你吗?S级渣渣。”
两人吵架逐渐升级,如果不阻止的话会议室怕不是要变废墟。
“两位稍微冷静一下,”邦古身手敏捷地挡住了两人,“为什么没有人问过老夫的意见呢,年轻人就是容易急躁啊。”
“自己的徒弟自己知道,你们也需要稍微尊重一下饿狼的想法。”
“臭老头……”
全程低着头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的饿狼终于出了声。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他直接地指向金属球棒,“金属球棒,就由你来标记我——”
饿狼清楚记得,英雄名鉴上金属球棒的性别是alpha。

(五)
本来已经是破罐子破摔怎么也没所谓,但是看着金属球棒急的跳脚的样子,饿狼突发奇想,要是玩弄他的话说不定会很有趣。他反正也并不怎么喜欢假面甜心,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脑子一热就那么做了。
“哈啊?我????”金属球棒脑袋瞬间当机。为什么是我啊。
巴德还没从不打不相识的大兄弟原来是个妹子的这种冲击里缓过来,突然被点名让他大脑的CPU接近崩溃。
“就决定是你了~ 怎么,吓得不敢来了吗?”可能是很久没和能聊得上天的人说话,一直就没什么精神的饿狼突然来了劲。他跳下凳子众目睽睽下径直走过去,“不是你的话我还不一定配合呢。”
饿狼边耸着肩轻浮地说着非他不可的话,边往他的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蹭。
在巴德眼里,饿狼本来就一副没脸没皮的形象,以这种形式让人不快也算在想象的范围内。
不过,他好像还察觉出了什么味道,很微弱。
是信息素,这家伙居然在对他散发信息素,闻起来还有些甜腻。alpha的嗅觉能很灵敏地辨别出来omega发出来的求欢信号,因此他平时走在街上经常感觉患了鼻炎,恨不得捂着鼻子呼吸。饿狼现在就和以往很多陌生的Omega一样,主动祈求着他的标记。
年轻的alpha此时无所适从起来了。生理方面也不是不心动,只是这个对象实在过于特殊。
“混、混蛋……在说什么……”巴德青筋暴起的手攥着校裤不放,“好歹给我考虑的时间啊喂!这种事怎么能随随便便就……”
邦古在旁边心领神会起来,向西奇顺水推舟。“这个年轻人也是个不错的人选,我对饿狼的选择没有意见。”这让一旁的假面甜心仿佛自尊扫地,也再不好说什么。
巴德本来没打算和假面甜心争,但众人特别是饿狼本人似乎没有他拒绝的太多余地。他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他有种感觉,如果就这么拒绝饿狼,或许会发生让他良心后悔的事。
因为他看到了饿狼的引诱里,带着某种求救的味道——如果他的洞察足够准确。
尽管他心里必须是相互喜欢的人才能标记的,他也确实对饿狼并不抗拒。可能还是因为打过架了的交情吧……
巴德说服了自己。
“既然你给我报之前仇的机会,那我就收下了。”巴德避免对上饿狼那火热的视线,撇撇嘴说。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