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19-23

(十九)
巴德离开不久后,饿狼的手铐上的锁就自动解开了。方才的运动过于激烈,他这才发现手腕上被手铐硌了好几道深红的印痕。
或许Alpha的精液射到屁股里,就是所谓的临时标记?做过之后饿狼发情的症状缓解了不少,和吃了抑制剂一样清爽。他慢慢直起身,看着腿间和腹部各处沾着的巴德和他的精液,闻到了有些变化的气味。
他辨认出巴德原来是干净清香的类似洗衣粉的味道,但现在掺入了更浓郁的香甜的……像酒精,又像某种水果。那可能是他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他无法具体地形容出来。
身上的体温仿佛随着时间在消逝,但巴德留下的“洗衣粉”还有余香。这给予饿狼许多安心的感觉。
——或许被标记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现在还不是。
他下了床穿好裤子,打算出去洗个澡。处刑以后估计英雄协会的家伙就要开始盯着他的肚子,然后会愿意给他更多的自由吧。
肚子……
小孩……
他不由自主抚上布满流畅肌肉的平坦的腹部。
一开始会对那些感到抵触,但来到这里之后每天都被灌输相关的概念,已经熟悉了之后,他开始好奇起不远的未来。
【赎罪了以后,我会有可以自己掌握的未来吗?】
愣在原地的饿狼度过了几分钟。直到负责他的医生开门走进处刑室喊他:
“饿狼,”白大褂语气一成不变的客套,“很辛苦吧?但今天以后你就要准备当妈咪咯。”
饿狼听着抖动眉毛,后背仿佛出了些鸡皮疙瘩。他转过脸去,“……呵呵呵,没问题……”
没问题才怪啊……!
“两周后抽血检查就能最终确认了,”医生笑了笑,“嘛,不过发情期的Omega话,应该不用想也知道能受精成功。”
“……有小孩以后呢?会怎么样?”饿狼问道。
“嘛,怀胎十月把他生下来对你的身体而言是很轻松的事情,再之后就……或许和金属球棒先生再生几个?”白大褂推着鼻梁上的眼镜。
如果能怀孕,他们眼里的金属球棒最终的身份也只是个提供精子的工具人啊……
这医生的话字字让他羞耻又恼怒。“敢骗我的话,我就把你们这里全砸了。”
他把人丢在后面,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处刑室。

(二十)
那之后饿狼还像往常一样住在他的小房间,好吃好喝好睡,也得到允许可以出去外面走走逛逛,要出去再也不用刻意破坏什么东西。
他每天最在意的事情就是盯着肚皮的动静,然后发现肚皮只有在吃过饭以后会长大一些,几个小时后又恢复原状。
虽说是这样,但饿狼也快在这个环境呆腻了,谁会愿意当个金丝雀囚犯呢。
之前是心灰意冷到极点,自暴自弃地等待金属球棒在下一个发情期来标记他,他才在这里待着没跑。现在这盼头没了,他就又开始怀念起以前想去哪就去哪,能全凭自己心情活动的日子。
该怎么讲,或许是金属球棒把气势一起给了他,他本来就不差的精神力提升得很快。他默默决定下来,只要再忍几天,确认已经怀孕的结果之后,他要马上拔腿就溜。
这个世界没有可以束缚他的东西,如果有,那就是牛扒。
完美的设想。
两周的时间说长不长,他也很快就熬到了。
在英雄协会的人眼里饿狼最近老实得出奇,被强行标记了的两周后并不闹腾,竟然也按时来接受检查了。
“饿狼君真的太好了,终于想明白自己存在的使命了吗?”
“……”饿狼没有理会对方,他坐在板凳上看着手臂的血管被插上针头,顺着细管鲜红的血液被吸取到负压试管里。
“啧,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结果?”他只关心这个。
“你回去等半天,我们分析完了第一时间通知你。”医生对他说。
于是饿狼若无其事地回去了。
实际在这多待一分钟他都感到窒息。
他有不详的预感,如果这群人确认了他怀孕,会不会反倒加紧看守呢?相反地,如果他没有怀孕,他们会不会又把金属球棒或者别的什么Alpha叫过来再次处刑?
担忧好像变多了。
正翘着腿在床上忐忑地等待最后的时光,饿狼的房门突然被打开。然而进来的人不是通知结果的白大褂,而是……
“假面甜心?!”饿狼从床上弹了起来,警觉地指着他,“你是来干什么的啊?”
他知道这家伙似乎一直因为没能成功杀了他而忿忿不平着,可现在一个人过来找茬单挑,是不是也有些不自量力啊?
之前被他一拳打掉的牙好不容易才镶好来着吧????
“本来过来打听了一下结果,没想到让我看到了不少意外的东西呢……”他的眼神冰冷得可怕,那是面对普通人的时候从来不曾表现的黑暗的底色。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饿狼,其实我本来也是和你一样的怪人。”

(二十一)
“哈,所以呢?别天真地以为我和你是同类,”饿狼眯起眼睛,嘲讽地勾起嘴角,“既然你那么爱当正义的英雄,那倒不如先自裁实在。”
“不,正因为要坚持极端的正义……”假面甜心凑近了饿狼,毫不掩饰眼里的杀意,“我才发誓要除掉所有遇到的邪恶的怪人。即使是珍贵的Omega我也不会放过。”
“你以为就凭你这杂鱼就能杀得掉我?”饿狼忍不住大笑出声,“嘿嘿嘿……已经忘了被我打败的感觉了吗?……咕咳!”
假面甜心不由分说,极其迅速准确地伸出青筋爆出的手臂掐上饿狼的脖颈,把他一把抵到了墙面实行压制。
饿狼的后背和脑勺直接撞上墙壁坚硬的混凝土,还能感受到来自对方掌心和指节迸发着的力量,气管被压迫着让他有些呼吸不畅。
被禁锢依赖很久没实战的也没有修行的他,只能维持原有的身体素质。所以打架的反应确实变慢了,得意洋洋的时候一时躲不开。不过这种有所保留,更偏向于是威慑的攻击自然无法对他造成威胁。
他完全不慌,顶多是脑袋有点缺氧。那双清澈的金色的眸子看着偶像精致的表皮爬上怪人丑陋的纹路,反而无畏地笑意更浓。
“咳……拜托……”饿狼抬起手臂反抓了假面甜心的手腕,把假面甜心纤细的骨骼握得生疼,“你……咕唔……是来给我解闷的吗?”
这让假面甜心更加受挫,对方是强大到再怎么松懈他也无法真正杀掉的人。他清楚不过了,可满腔恨意得找个发泄的对象。
【要趁着饿狼还处于颓势,精神力还没完全恢复的时候,将他清算……】
“太奇怪了。明明处于发情期,金属球棒竟然无法让你怀孕……”他嘴唇颤抖起来,讲述着让他愤怒的缘由,“而且血液检查的结果你体内根本没有注入他的信息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不合常理地避开所有的制裁?!”
“所以才……让你来杀我……?”
怀不上关我屁事啊!饿狼腹诽。
他结合之前的生理知识也突然明白了,这个整容怪人在意指,金属球棒没有咬破他后颈的腺体把临时标记变成永久标记。
也就是金属球棒只想做到让他怀孕这一步罢了,而不知道什么原因,结果是这一步也没有成功。
难怪整容怪气急败坏的。

(二十二)
“别以为看在银色獠牙卖给协会人情的面上我就会饶恕你,”偶像把饿狼重重地甩到床上。
“咕啊!”虽然有床单被子缓冲,不过被突然那么一扔下来,饿狼还是撞得有点懵。他大口汲取着新鲜空气,在瞬间又看见了假面甜心即将迎上腹部的拳头。
“我会代替金属球棒对你执行真正的制裁!”
饿狼脸一黑,感到久违的动肝火,那原本还算高速的动作在他眼里也犹如放慢了的镜头。
是沉睡的斗争的记忆,想要战斗的意志被唤醒了。
“自言自语的……自言自语的……你在一直自我满足个什么玩意啊?!”他敏捷的把头一歪,躲开了对方冲上脸的攻击,然后接住对方的拳头一把拧开,让假面甜心偏移了既定方向的手臂弯折着撞入墙体。
那巨大的冲击力让破碎的墙扬起不少烟尘。想必这动静也要引起外面注意了。
始料不及的偶像咂咂嘴,想要把手拔出。
“现在身上再开个洞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死,但是——”饿狼的目光狠戾起来,“你的制裁游戏也要结束了——”
那两个人给予他的在这里接受惩罚并且赎罪的意义,怎么能就那样被玷污!
他拳打脚踢地把假面甜心揍飞了出去。就像以往一样毫发无损看着敌人破开房门,掉落在外面十几米远的地面。
同时刺耳的警报铃响彻楼道,有繁杂的脚步声在往这边接近。
他往那走了过去,临走前轻蔑地看一眼倒在地上脸变猪头了的偶像。“呵呵,原来是故意把我放出来的啊,别以为你以外的家伙就能抓到我,白痴。”
“饿狼,不要再乱动,马上回到禁闭室里去!如果你今天真想逃跑,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听从银色獠牙的意见对你采取友善的措施了。”西奇在远处对他劝说道,“用来囚禁鬼级以上怪人的场所我们也是有的。”
“……”
以前砸烂门跑出来拿点吃的喝的都是些找乐子的小把戏罢了,但现在不只是假面甜心,那群家伙知道了他没有怀孕之后果然也翻脸得比翻书还快啊。
假面甜心被人连忙拖走治疗了,而他被干部为了以防万一叫过来的几个保镖英雄用武器对着,也稍微知道了阶下囚是什么样子。
如果是以前的饿狼,或许会毫不犹豫不顾后果地继续大干一场。可是他现在也不想把事情变得更复杂。
毕竟他没有怀孕这件极端小概率的事情发生了,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对于无论哪个立场的人,包括他自己都是出乎意料的。说夸张些,他都已经做好怀上和金属球棒的孩子的心理准备了,命运怎么就这么捉弄人呢。

(二十三)
“一个两个的……真缠人啊……”他低下头,“哈……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就算强行从这里逃出去了,他也还没有想好作为Omega在外面,除了不断战斗以外的生存的方式。本来想着赎罪过后,再到瀑布下进行没有想清楚人生的前因后果之前就不能离开的那种冥想修行的啊。
饿狼的头绪很乱,但是英雄协会的人似乎更想要谈判。
“饿狼,因为临时标记的原因我们正打算和金属球棒先生商量,在你下一个发情期再尝试……”对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们的做法会受到社会高度的关注,所以得给出一个交代,说到底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烦死了!都给我闭嘴!”他在楼道大吼出声。
“不过给我等等!你们说要和金属球棒再试一次……”原本握紧着的两只沾着血液的拳头松开放下来,“这样吗,那正好……给我把金属球棒叫过来!不然我就自己去找他!”
他远远地指着对方的鼻子,仿佛有了新的打算。
“啊……阿嚏!!!”在家里面的巴德打了个喷嚏。
“怎么回事啊……”他拔了片抽纸擦擦鼻子。然后发现桌上的手机多了一条短信。
拿起来一看是协会发过来的,大大的标题写着“饿狼孕检结果和任务通知”。
看到这个标题后他手指一僵,眼皮抽搐着没敢划下去正文。心脏首先没来由地乱撞。
虽然早就知道饿狼要怀孕的但是可恶,现在为什么跟当初知道小玉要有小猫咪了一样的……热血沸腾!啊啊啊啊啊啊,要承担起父亲的责任了吗,这种奇怪的感觉……不不不,要论生产的话果然还是小玉预产期比较早啊……啊不对这跟家里养的母猫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吧……我竟然真的要和饿狼有小孩……噢噢噢呃呃呃……!!!!这也……太不真实了!!!!!!
巴德鼻孔张得很大深吸一口气。
只是处刑顺利进行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稳住啊稳住毕竟以后要有照顾别人的觉悟……
他终于把正文部分完全打开了。
【金属球棒,很遗憾的通知你,虽然理论上只有1%的失败几率但饿狼确实没有怀孕。你们身体都很健康所以应该是运气的问题,请你下个月初再过来一趟吧。】
“……”
巴德的脸因为心中火山爆发的憋屈而青筋迭出,五官扭曲变形,突出的眼球难以置信地盯着屏幕上“没有怀孕”四个字。
他气得瑟瑟发抖,勉力做了深呼吸。
“呼……啊……冷静……我要冷静……我还有小玉在等着我……”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