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24-29

(二十四)
白色的体育鞋在灰红的废墟地疾走,它的主人所经过之处留下来一道长长的步迹。
“哈……呼哈……呼……”
巴德下了交通工具后,抄着球棒以每秒钟十几米的速度往英雄协会总部奔去。
本来他刚接善子放学回家,还没喘几口气就接到了协会的紧急来电,说遭遇了无法解决的大危机。
心咯噔一下还以为是龙级怪人之类的灾害出现了,结果对方说的是“饿狼不肯吃抑制剂现在深度发情失去控制了打死也不让人靠近”,要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解决。
“饿狼你到底搞什么飞机啊啊——!”
数数第二次处刑日子似乎也差不多了,但巴德还是被这开端搞得一头雾水。总之,他现在跑了一段路,等进入协会总部时已经满头大汗,上衣都湿了大片。
“呼……呼……饿狼怎么了!!!”电梯门一打开,巴德就气喘吁吁冲了过去那关着饿狼的地方。那禁闭室的门外站着的还是那几个人,除了假面甜心和银色獠牙不在,其他人都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
巴德能嗅到空气里浓厚的扑面而来的果酒的味道,那是饿狼的……
直冲鼻尖的信息素熏得他头晕,于是也确认了房间里边的家伙真的发情得厉害。
他记得上次处刑的时候饿狼也没这样,气味也很正常来着。
“饿狼没有在处刑室吗?!”
“金属球棒君,饿狼他……!”穿着白大褂的眼镜男把情况解说了一下,“昨天浅度发情也没告诉我们,直到今早发现进入深度发情了,让他吃点抑制剂他也打死都不吃。我们开门进去了就把我们赶出来。”
“那混蛋……难道打算和自己的本能作斗争吗……!”巴德升起一丝忧虑。
虽然对饿狼奇怪的脑回路了解的不算多,但他觉得那会是饿狼干得出来的事情。Omega强行忍耐发情期,他听说过有多难受。
“……弄得现在在总部大楼工作的所有的Alpha都不得不撤离避难去了。”眼镜男一副庆幸自己是个beta的表情发出吐槽。“要不您帮忙把他搬到处刑室再……?”
“那种事怎么都没所谓了吧!!现在最要紧的难道不是让他得到抑制吗!”巴德一个箭步冲了上前,一把掀开禁闭室沉重的门,“饿狼这里就交给我了,放心吧!”
巴德进去后,拉开了的门又从里面火速关上了。
“啊,金属球棒君果然非常可靠呢!”白大褂放心下来,欣慰地转身和同事们离开了。

(二十五)
巴德撞进了饿狼的禁闭室,只看到他的Omega背朝外侧伏着,像大型的猫咪缩在单人床。头抵住枕头看不清具体的表情,手臂攥紧着被单肉眼可见地颤抖着。
“喂!!饿狼!!你怎么了!!你振作一点!!!”他连忙跑了过去,爬上床把饿狼的身体翻过来。
“呜咕……‘洗衣粉’……嘿嘿……”原本因为极度的痛苦而紧蹙双眉的饿狼见到巴德的脸,顿时得到了慰藉,脸颊尽管因为性欲高涨而发红着,还是调皮乖张地对面前露出担心表情的Alpha勾起嘴角。
他心心念念的能给他灭火的“洗衣粉”终于来了。
虽说是干粉灭火器吧,但其实他闻到越来越多的来自巴德的味道之后,下身某个感应器似乎更加雀跃欢喜了。
“谁是洗衣粉啊混蛋!你他妈的……”
巴德这些天积攒着的怒意,在看着饿狼的正脸后,一瞬间似乎也被煽动得呼吸一滞,忘记了。信息素的浓度比在外面的时候更大了,特别是现在离饿狼如此近的距离,他感觉自己的意志也一阵恍惚,血液不断地从各处汇向下身。
让人火大的胡来的家伙,可是他偏偏就拿饿狼没辙!只要饿狼对他发散信息素,他就开始腿软。
然后巴德被两眼放光的饿狼像扑食一样放倒,然后被压在身下撒娇似的贴在一起。
“好香……八朵……我喜欢……”饿狼无法自控地把脸埋入巴德的颈窝,鼻尖在他后颈附近的腺体喷着气,他喜欢的诱人的家伙就在这里,他恨不得想把面前这个Alpha吃干抹净。“我要吃掉你。”
巴德的脖子很痒,饿狼腺体同样地肆虐着他的嗅觉感受器,他还被饿狼被扭动着身体的饿狼的硬挺起来的乳尖和下体磨蹭着,自然再听到那种话后,他毫不犹豫地就勃起了。
他无法抗拒对方强烈的交配信号,顺从着搂上饿狼纤细的腰,另一手揉上对方毛绒绒的脑袋。
“嗯、嗯……我也喜欢……”巴德羞红了脸,被勾引得把持不住在对方的脖颈舔了一口。
“想要被你……唔……干屁股~”饿狼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向巴德说出来许多羞耻的话。他仅凭本能的反应,急不可耐地用力拉扯巴德的裤子,最后因为对方的衣服过于难脱而放弃后,转而先把自己的上衣扔掉,碍事的长裤拉下来露出了紧致而不断流出淫水的屁股。
昨天就已经开始了发情期,但是饿狼并不想和第一次一样,被英雄协会那群人时刻观察着,然后被拷在处刑室挨金属球棒的操。所以他强迫自己忍了下来只是性欲增强而理智还在的浅度发情的一天。
而现在的深度发情也还真厉害啊,他满脑子除了肉穴想被侵犯以外,就没有余裕进行其他的判断了。

(二十六)
饿狼通过两腿之间的空隙看着巴德的脸庞,呼吸着对方的信息素。他跪趴在床上自顾自地把自己的手指伸到后面去,伴随着“啾啾”的淫靡水声当着巴德的面给自己扩张起来,另一手同时撸动自己也吐着涎液的肉棒。他的甬道只是抽插了几下便能容纳四根手指,艳红的穴口吞没着的指节之间从缝隙流下晶莹的体液。
“哈啊……嗯……八朵……快点……快点干到我里面……”
他不住地发出酥软的呻吟,被原始冲动支配着,挂上泪光而朦胧起来的眼睛失去凶狠之后竟然惹人怜爱起来。
或许是第一次做爱的时候过于紧张和仓促,饿狼身后的巴德没有察觉过饿狼的身体细节,但现在他稍微看清楚了一些。
饿狼虽然拥有和许多Alpha一样强壮的体格和发达的肌肉,但其实脱光了衣服以后才能发现他的体型与Omega也有很多相似的特质。他的躯干修长优美,不被尘土遮盖的皮肤显示出自然的洁白,肩胛和背部随着人细微的动态而延展起伏着,倒三角的上半身流畅地顺着腰腹衔接上相对更宽阔的胯,宛如优美的古希腊雕塑。
尤其是饿狼那精致细腻到并不像来自用拳头长期战斗的人的手,现在正掰开自己的臀瓣,指节陷入一半在柔软的臀肉里。
这样做,饿狼中间张合着的洞口的每一寸软肉和褶皱巴德都看得更清楚了。他盯着那色情的水盈盈的屁股怎么也离不开眼睛。
巴德的理智全然断线。想……想干他!
放着心动不已的Omega不干他还是Alpha吗?!说什么他都已经阻止不了自己想马上干翻他的冲动了。他憋着的那口没让饿狼怀孕的气,现在就要得到释放!
“我们、我们现在就来做……!”他阴茎也硬得仿佛要爆掉,于是乎用自己的光速脱衣技能把自己迅速扒了光。然后骑到跪趴着的饿狼身后,扶着他抬着头的狰狞的性器送入饿狼的洞口,开始疯狂的抽动。
“咕嗯……哈啊……噫噫噫……”后穴被硕大的肉棒一下撑开又拔出的感觉太棒,饿狼攥着面前的床单泄出破碎的声音,在他嘴边的布料都被他嘴角的口水浸湿一片。
夹着金属球棒的东西让他很舒服,内部不安的躁动消失了,那之后只有源源不断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噫啊……!八朵……喜……喜欢八朵……肉棒……舒服……呜呜……”饿狼前列腺被顶弄着,似乎上升着逐渐往高潮而去。后方的男人比上次显然更加卖力,他的意识已经变得不清楚了。

(二十七)
“呃啊啊……不行、这太兴奋了……!”巴德像发情的公狗紧紧贴着饿狼的身体,抱紧对方的肩膀继续挺动腰部。“我、我他妈的超喜欢和你做的啊!”他意乱情迷,直白地感叹。
饿狼后颈的腺体离他那么近,他看着那诱人的部位,滚烫着的脑内产生了些要把面前这个人据为己有的冲动。那样的渴求驱使着他啃咬上饿狼的后颈,舔舐那甜美的源泉。
“饿狼……饿狼……”
即使呼唤着那个人的名字也感到远远不够,他一直想克制涌动着的潮水一般的情感,但这些现在已经完全失效了。独行主义的Alpha早在无法相见的日子里体会到了寂寞的感觉。即便是因为公务需要而拥抱着怀里的家伙,即便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让他试图去将自己从中抽离出来,他也始终做不到对饿狼冷酷以待,始终做不到对自己的内心视而不见。
【想要他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那我到底是疯了吗?】
因为饿狼没有怀孕而愤怒到失去冷静的自己,到底是因为作为处刑人公务失败了的缘由,还是因为……
他存的私心遭遇了失落?
饿狼感到身上的人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怎么……八朵?”饿狼稍微了清醒一些,然后困惑地转头看看巴德。
“我喜欢你,我对你动心了……”巴德贴着饿狼的耳朵低语,“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一样……是不是也真心想要跟我生小孩……”
他怕自己的自作多情。
饿狼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突如其来的自白让他感到胸腔里装的玩意好像跳动得更剧烈,和后背紧贴着的巴德鼓动的心跳两相应和着。
这算是……表白了吗?
说起来,他似乎也是沉溺于情欲里而忘记了表明他自己的心意——告诉面前的家伙,他迷恋他。
他以为处刑人除了那些他讨厌的英雄以外谁都没有所谓,但他现在已经改变主意了,他愿意接受的Alpha是巴德,他也只想要巴德。
巴德还没有永久标记他,就是他做出这样的选择的证明。
“你是不是傻了……金属球棒,”饿狼感到耳根滚烫不已,别扭地移开了眼睛,“你能在这里和我做,就不是在处决我,而是……”
他郑重地调整了呼吸,
“……我们两情相悦,白痴!”

(二十八)
饿狼觉得金属球棒的气势真的无人能挡。在他表白了以后,就激动得像个得到糖果的三岁小孩,又开始在他身后拼命地操了起来。
而且其他的动作明显大胆不少,他的胸开始被不安分的手一顿猛揉,奶头在手指的玩弄间也变得红肿起来。糟糕的是巴德粗暴的动作让他更兴奋了,乳尖每被坏心地拉扯一次,他就敏感地缩紧后穴。
为什么被这样玩弄也会那么爽啊……!
巴德亲吻着他的后背,“抱歉,好像自然而然就想那么做了……”
“呜啊……!”
饿狼的腰开始泛酸了,在那不久之后他的前端先释放了一次。
巴德似乎也要去了,他笑着把饿狼的腰握得更紧,抓出来了两个红红的手印。“太好了啊!!!饿狼!!!我现在就要把囤积在心中这份tmd干劲全部一发射进你……”
“你tmd的……哈啊……都给我射到哪里了……”饿狼感觉后穴被巴德射入了不少,知道了巴德一直操的是他的肠道。
“我当然知道!”巴德把眉毛皱成了八字,“我还没能结束呢,所以啊——”
他把依然硬挺的性器拔了出来,或许是陷入情欲的Alpha的生理特性使然,肉棒即使射过了一次依然有着昂扬的姿态。
“现在开始我就要努力地把你干到怀上小鬼。”
巴德抓着饿狼的膝盖把他翻了过来,然后捧着他的屁股再次全根没入,这次他顶入了内里的生殖腔。
“哼……”饿狼想到上次巴德的倒霉,然后朝对方挑衅似的比了个中指,“做得到你就来啊……!”

(二十九)
不愧是S级英雄和最强怪人的体力,两人又继续翻云覆雨了好一阵,直到巴德又在饿狼生殖腔内射了几次,把凝聚了他积攒气势的浓厚的白浊全部灌入。
巴德本想抽出,却发现自己的性器这次意外地出现了“结”的结构,膨大出一块的根部死死地把他和饿狼钉在一起。
“你……你怎么又变大了……”饿狼感到内里仿佛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堵着,再看到巴德一脸困窘,“快点给我出去……!!”
任饿狼用脚跟踹着巴德的后腰,巴德也没有动的意思。
然后巴德有些憋屈地咬了咬嘴唇:“拔、拔出不去!……好像要等十分钟它才能变小……”
饿狼稍微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泪,看到自己的小腹渐渐地鼓起来,有一种怪异的膨胀感。
金属球棒还在射……
原来是所谓的什么成结标记吗,不知道是什么原理。高潮过后被余韵环绕,只要身上的笨蛋在那不动的话,饿狼也不在意被多插十分钟。
巴德看到重新摆出倔强表情但安静起来的饿狼,边保持着插入的位置边稍微把身子凑前去,轻轻在饿狼带着水痕的脸上啄了一下。
然后他被饿狼报复似的扯住头发直接强吻了。双方的接吻的经验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模仿着以前看过电视剧的动作青涩地相互用舌头交缠,险些磕到牙齿。
饿狼双臂顺势环上巴德的脖颈,指甲轻刮着他后颈的腺体,“哟,Alpha英雄大人竟然也会忘了永久标记的方法么?”
明明后入的时候只要用力咬一口就能做到的事……
“你有毛病啊!哪有Omega刚表白就要求被永久标记的啊!?”巴德撇撇嘴。
“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没蠢到那个地步,你要是那么做了的话我就让你原地变成Omega!”
“什么啊,果然还是发情时的样子比较……啊!!”
“我会打到你把刚才看到的听到的全部忘掉……给我失忆吧!!!!!”
……
发情症状褪去之后的两个人又恢复了互相斗嘴斗殴的模式,或许对于这两个人而言,这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