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30-35

(三十)
清晨。
难得饱觉醒来后,饿狼在床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本该是神清气爽的一天的开始,他却觉得喉头堵得慌。
唔,怎么回事……简直恶心爆了!
就像吃了不干净的食物一样反胃,可他连生吃怪人尸体也一点问题也没有,现在肚子空空的怎么就想吐了。
眯着眼睛按压了把自己的喉咙,饿狼腾下了床。
过了一会儿,他从洗手池缓缓抬起那头发散乱的脑袋,手背抹掉嘴角挂着的涎液时,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怀孕了吗?】
被禁闭的日子里难以意识到时间的流逝,饿狼粗略地回忆计算了一下,离那天和金属球棒做已经过了大半个月。
期间他能做的只有无聊地待在这,等待协会什么时候给他安排一次怀孕检查。
而现在就算不检查,他也有足够的身体的反应提醒他这件事了。
那么惴惴不安地想着,他按下房间里医务室的通讯按钮。
……
果不其然,半天之后,白大褂拿着抽血的化验分析报告单笑着走到了饿狼面前。“恭喜你啊,饿狼君,你怀孕了。”
“……”两只手臂攀着桌沿支撑起上身,饿狼凑近了眼镜男。“没弄错?”
经过那么多事情的饿狼将信将疑起来,上次那么相信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次终于成功了吗?
“是的,没有错。”眼镜男再三点着头,“我这就把这个结果通知出去。”
“哈啊……”
那一瞬间,饿狼已经想象出来了自己怀里抱着个软乎乎的婴儿的场面,而且仔细一看那个小东西还长着八字眉。
靠,想想就觉得鬼畜。
摇摇头把那画面从脑内想方设法清除,饿狼回到现实。
他感到赎罪这件事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英雄协会说什么也没有理由再把他软禁在这层楼……
转身走出了医务室后,他遇到了正往这边赶的西奇。
西奇的手里好像拿着什么,见到他以后也往他这边走过来。
“饿狼,你来得正好。”他不住地打量了对面准妈咪的肚皮,“你一定想知道协会接下来的决定吧。”
“我才不管你们决定了什么,我之前跟你们说好了我只待到现在……”
“确实如此,不过现在饿狼你虽然不用禁闭,但人身自由还是有限的。”西奇早就想到对方会那么说,所以有备而来似的递给饿狼一个手环,“带上这个手环再出去,这样我们好随时联系。”
“啊??为什么要听你的。”饿狼挑起眉毛,半信半疑地把那个手环接到手中细细查看。
那个科技感极强的电子手环看起来相当精密复杂,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这可不是单纯束缚你的手段,毕竟你的身份在外面没法享受医疗便利……”西奇解释道,“把它理解成通讯设备和健康检测仪就好。”

双手插着裤袋慢慢走出英雄协会总部,前Omega怪人回头望了眼那个囚禁他两个多月的地方。
真没想到那群人就那样毫无阻力地放他走了。他假装听从地戴上了那个干部给的手环之后,从加密的电梯到一重又一重的大门,都第一次向他彻底地敞开来。
或许背后的秘密就在于这副手环,能给协会那一双双监视的眼睛带来安心。
举起手腕看着上面的微型仪器,一种忐忑的感觉从背后升起。
走到哪里之后试试把它砸了吧。

(三十一)
饿狼边走边想着,不知不觉就晃到了他熟悉的一片街区。
与此同时,英雄协会总部的分析室内,两个人正工作着。
西奇站在工作着的下属身后,抬头专注地盯住电子屏显示的不断移动的红点。
“到现在还没把手环破坏掉啊……”他抚摸下巴思考着,“饿狼现在已经到S市了。”
“S市……!”被任命监测饿狼情况的下属突然想到了什么,“刚刚S市内拉响了‘鬼’级的怪人灾害警报……!”
“紧急避难警报!紧急避难警报!”
饿狼才在人潮涌动的大街走着,突然耳边响起广播尖锐的铃声。
“S市内出现的怪人灾害等级为‘鬼’,请在外的市民到附近建筑物内避难。”
周围的市民全部惊慌失措地跑动了起来。女人的尖叫声,身体相互的碰撞声,随身物品掉落在地声,远处传来的砖瓦破坏声,爆炸声……热闹的街道突然变成了战场。
那坐在坍塌的建筑物之间,是像一团通体黑色的云的肆虐着的始作俑者。
【……哼。怪人协会那种不入流的组织果然没法统治所有的怪人啊……】
意识到了怪人协会的消灭并不等同于怪人的消灭,游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零散怪人或许还不少,饿狼双手有些兴奋地握住拳头,发出关节活动咔咔的响声。
好久没打架了,不如就拿怪物来练手!
“我现在最讨厌怪人了……!!!”
他恶狠狠地说着,加快了步伐,朝发出轰隆巨响的前方奔跑而去。
越是接近战场中心,街道破坏的情况越是惨不忍睹。饿狼看到那是个体型巨大,形态不定的长着类似触手的怪人,表面似乎恶心地流淌着不明的粘液,正发出低沉的怒吼。
“嗷嗷嗷!!!好饿啊……!!这该死……的……没有粮食的世界……给我……毁灭吧——!!!”
并不能从它的话里了解到它的目的,不过总之只要把它抹杀掉就没问题了吧……
总算到达离怪人不远处的饿狼,用余光向四周张望起来。
普通市民全部已经逃掉了,现在就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喂——!”饿狼朝它喊道,“恶心的肉块,看过来这边!”
怪人不知道有没有眼睛,但是它显然听到了声音之后稍微改变了身体的方向,然后定在饿狼这边,像发现了好东西一样,从表面分泌的粘液肉眼可见地增多了。
“哦呵呵呵!!!是……祭……品~~~~!好……漂亮……看起来力量很强啊啊啊哦哦哦!你是来……喂我的吗?”
怪人的声音非常拖拉慵懒,但此时的语气已经带上几分狂喜。
“你挡我路了,所以我现在就要……”
那金色的眼睛燃烧起战意,往后踩一步时的力量让脚后跟刮起地面一堆土来,然后爆发着冲上前去,
“消灭你——!”
跃在半空的饿狼看到,怪人同时地从嘴里缓慢吐出来了一个完整的人。
那个人顺着怪人体表滑落到地面,肉体衣服都很完整,四肢还在微微地动弹着,只是沾上了臭烘烘的粘液。
什么……竟然有活人……!
饿狼震惊之余,蓄积了极强破坏力足以一次打爆怪人整个躯体的拳头迅速向后收了起来。
恶心的家伙……还抓了人质……


(三十二)
“呕~~!太弱了~~不……好……吃~~!想要吃白色的~~~!白——色的~~~”怪人欢呼着,在半空中没有方向胡乱挥舞的触手。
它趁着饿狼被吐出来的家伙暂时地吸引注意力,韧性极强的触手箭一般刺向它心仪的新祭品。
“只要……吃掉你……就……饱啦——”
高速运动的尖锐的几条触手忽然齐齐被什么劈开一段,蠕动着的几个尖端边撒着怪人的血液边向各处飞了出去。
“噫~~啊啊啊~~~!”
感受到肢体折断的疼痛的怪人更加狂暴地向落回地面不断高速躲闪着的饿狼发起攻击。
“呵呵呵呵哈哈哈!!!这种程度……还不如大蛇的万分之一!”饿狼得意地大笑,躲过怪人所有的来袭。怪人的速度在他眼里慢得跟蜗牛一样,说不定很快就能结束一切。
“给我去死——”
【怪害神杀拳的话就能轻松拿下你——!】
饿狼挥拳动作的残影之中,怪人的体表被打出一个个坑,然后像气压过大的橡胶轮胎从内部瓦解爆裂,伴随着怪人狰狞的惨叫,被打出的体液像雨点一样纷纷落下。
黑色的乌云消散了。
“恶心透顶……”看着拳头上沾着的黏糊糊的怪人的黑色残渣,饿狼感到不爽极了。好像也被它洒出的腥臭液体淋了一身,他接着咬牙把自己甩了干。
好烦……去洗个澡吧……
“那个……!请等一下!”陌生的男人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顺着说话的方向饿狼转过头,看到刚才那个被怪物吐出来的人正趴在地上,由于粘液到处都是所以睁不开眼睛,着急地用手背擦着自己的脸。
“谢谢你救了我!虽然现在我看不到你的脸,但你一定是个英雄吧!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仿佛对那嗤之以鼻,饿狼小声地“嘁”了一句,然后勉为其难地挤出一句回答:
“……Omega怪人。”
“诶诶诶诶诶???”
男人并不明白这个回答的含义,本想追问。他废了好久功夫总算把自己的脸擦干净了,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周围除了他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那个救了他的英雄,早就走了。
而男人并没有发现的是,他后方不远处的一个不起眼柱子后边,还有一个人目睹了这一切。
【救命啊……该不会过于紧张而出现幻觉了吧,为什么饿狼会在这里!?从哪里逃出来了吗……!不行得把这个告诉埼玉氏……】
躲在柱子后面双腿发着抖的KING捂着心脏,想要按下那疯狂运作的“帝王引擎”。
本来是出来购买限量版的美少女游戏,结果却出现了怪人警报,因为腿太软以及担心被别人认出来而没及时跟着人群逃掉所以就躲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地方。
结果被那个上次怪人协会大战之后就好久没有见到过的饿狼解了困。
【太强了太强了,如果不是他在我可能就已经……】
他从柱子后面探出头去,确认安全了以后,抱紧他的游戏光盘匆匆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三十三)
巴德难得发现了性感囚犯是个还过得去的倾诉对象。
对方听了他和饿狼之间的事情之后,不但没有对他说教,还露出来了相当幸福的表情。
“呜哇~真想不到球棒酱这样的也会产生恋爱烦恼……”卡姿兰的大眼里闪耀着钦羡的光芒,性感囚犯双手捧着自己脸陶醉地左右扭动身体,“和Alpha boy恋爱真好啊~~”
“停停停,打住!”巴德的脸颊染上红晕,额间挂上了无奈的汗,“所以说老子现在烦着呢!明知道那家伙已经怀孕了却没有办法见到……”
他接到饿狼怀孕的通知时,在家里面激动到差点一跳蹦穿了天花板。但随之甜蜜的痛苦也产生着,他作为处刑人,除了处刑的两天,其他时间根本不可能见到饿狼。每次在等待饿狼消息的时候,他都度日如年,内心喧嚣着那想见到对方的心情。但规定清清楚楚地写着“禁止私交”。也就是说,和饿狼彼此之间的感情按照常理并不被允许。
性感囚犯听了,神情马上严肃起来。“我也能理解,可你毕竟是处刑人,这种时候公然找过去总部就是失格啊失格——”他补充了一句,“小心甜心酱知道之后杀了你哦。”
“啊啊啊啊啊啊!!”巴德烦躁地揉搓自己的脑袋,梳理整齐的飞机头都被他薅乱了。“简直想一棒子闯过去算了,谁敢拦我我就揍扁谁!”
“等等,那我问你,饿狼酱知道你家住在哪里吗?”性感囚犯灵机一动,“同样是Omega的我遇到饿狼酱这样的情况,那就算越狱也要去见我心爱的男朋友呢~”
“啊……!”巴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惊呼声里带着颤抖,“我……”
“这样想的话你有觉得安心一点了吗?”性感囚犯一副安慰纯情boy成功的样子笑着看看巴德。
“……不好啊!!!我忘记把我家的地址告诉他了……!!!!!”

“…………………………”
性感囚犯为面前这个智力值只有3的,现在懊悔莫及地趴在地面边哭边捶地的人感到了无语。
【完了,这个boy完了。饿狼酱你多保重啊。】

(三十四)
热腾腾的火锅沸腾着冒泡,白菜、豆腐、香菇和上好的牛肉、龙虾的香味混合在一起。
快熟了,快熟了,那块肉……!
埼玉盯着锅里他要夹取的目标,不住地咽了口水。
“事先说好了,地狱的吹雪,不要和老师抢夺那块肉。”杰诺斯黑着脸警惕着坐在老师对面的这个善于使用超能力的女人。虽然今天的食材是她带过来的,但客人就要有客人的样子,把送给老师的肉自己夹了吃了的话还算什么送礼!
“魔鬼改造人杰诺斯,只要你和埼玉愿意加入我们的吹雪组,这种上等的食材要多少有多少。”
美丽的女人又开始了她的招募,显然这次已经更加自信地掌握了能让那两个人稍微听她说话的方法。
“哼!你以为埼玉老师是那种会被蝇头小利诱惑的……”
“够了够了杰诺斯,”埼玉如愿地夹起来他的牛肉,“你也稍微消停一点,难得今天家里面又来了那么多客人,可以一起吃嘛……”
除了吹雪买来了上等牛肉和红酒这些,邦古也拿来了白菜豆腐和龙虾,这一顿看起来着实很贵,但是自己不用花一分钱就很好。
“啊,是!老师!”
埼玉嚼着喜欢的白菜看起来很高兴,一旁的杰诺斯便听他的话闭上了想要再警告银色獠牙不要抢老师的豆腐的嘴。
【老师作为主人表现出的礼仪风范也如此出色……!不愧是老师,我又学到了新的人生经验……】
然后三个人外加一个改造人意外和谐地围坐在火锅前。
突然门铃声“叮咚叮咚”地响了。杰诺斯起身去开了门,发现来的是KING。
“原来是KING啊,又是来和老师共同探讨强大的战术秘籍的吗。”
眼神非常狠戾的男人提着个装着什么的塑料袋站在门口。
“埼玉氏,刚刚我路过S市的时候出现了怪人……”
吹雪看到KING衣服上的尘土,可以想象得到这个男人刚才经历了何等激烈的战斗……不,或许是轻轻松松就解决了……
【但是这个表情……是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态才来找埼玉商讨的吗……】
“KING啊,如果这就是你稍微迟到的原因那也情有可原嘛……”邦古看了他一眼,平和地说。
“上午那个S市的警报,在播出了不到十分钟就被解除了。”杰诺斯查看了新闻,“果然是你所为吗。”
“不……啊……那个……我是刚好在场……”KING正想要解释什么,突然感到身后来人的气息。
“嗯……?原来埼玉的家在这种地方啊……”
KING转过头,屋内其余的人也望向KING身后的那个身影,全员被意外的来者震惊了。
“饿狼?!?!?!”

(三十五)
“噫啊!!饿、饿狼……!”吹雪双手撑在地面发起来抖,“那个恶魔……怎、怎么会来埼玉这里啊……!”
“很久没见了啊,饿狼,”邦古看到仿佛变得成熟了一些的弟子,气定神闲地喝了口茶,“你居然也找到埼玉君这里了吗?”
“埼玉老师是不会再收除了我以外的徒弟的,饿狼你想拜师的话还是赶紧回去……”
“嘘——杰诺斯你小声一点,人家的师傅还在这……”埼玉忙用手肘顶了顶杰诺斯。
“埼玉,我有事要找你。”饿狼没有理会其他人,他看着坐在最里边的捧着碗的秃头单刀直入。“出来单独说。”
“干什么干什么啊……怎么随便就到别人家里来了……火锅都没有吃完……”埼玉满脸黑线。才坐下来吃火锅呢,这家伙上次见到的时候还是要被草莓甜心还是什么的标记来着,现在竟然要别人挪开屁股出去闲聊……
“不要对老师用这么不尊重的语气说话!老师的时间岂是你随随便便就占用的,要说就概括到20字以内……”
“埼玉君,难得我这个顽固的弟子诚意地开口向别人求教……”邦古放下了碗筷,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一袋肉,“上年纪的人跟不上年轻人的话题,指导的事情只好拜托你了。”
“……嘛啊,既然老人家都开口了……”埼玉严肃起来,放下碗筷站起身,“好吧,饿狼,就5分钟啊。”
忍痛留着室内的人继续打火锅,埼玉走到了屋外。
自从上次处刑会议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饿狼了,他发现之前对方的短发如今长长了一些,能看到有往两个尖尖发展的趋势。
有头发真好啊……
“我想知道解脱Omega的人生的方法,”饿狼看起来非常认真地提问,困惑已经写满了脸庞,“除了变强以外该怎么办才好?”
“真麻烦啊你这人,自己的人生就自己决定啊!”埼玉轻轻皱了皱眉,“我怎么知道啊!”
“你也是Omega,你为什么就那么强大……表面和Beta差不多,这又是什么原理?”对方锲而不舍的追问。
一连串的问题让埼玉有点头疼,这小屁孩话是真的多。
“不,强不强大没必要和性别扯上关系吧……”埼玉又稍微思考了一秒钟,把自己过往最大的人生经验总结说给了饿狼:“……既然你有自己的目标和兴趣的话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就算头发激素信息素都没了只要最后全部都自己负责就好了啊!!!”
“!!!!”
饿狼突然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这个男人强大的原因,是意志力已经突破了性别的界限……不,不如说性别的界限是最愚蠢的界限。他仿佛在说,无孔不入的外界偏见和自身对生理特征的恐惧是毫无必要的束缚。再看我自己,长期被这种阴影蒙蔽而走上了半吊子的变强的道路,实际上还无法坦然地接受自己的性别,对那感到自卑想要向别人证明罢了。实际上什么也不需要被证明,自己拥有的力量就是Omega力量的样子。】
埼玉的话让迷茫着的他恍若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知道了……”饿狼向埼玉投向坚定起来的目光。
“嗯!”埼玉也投回去真诚的目光,“要珍惜自己的头发和信息素啊——”

“好了,回去吃火锅……”埼玉拉开自己家的门,发现里面的人已经蠢蠢欲动伸出手来,正要把筷子伸进火锅。
锅里的白菜和肉也感觉少了几块??
走在他后面的饿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占了个座,也拿着双筷子眼巴巴地看着锅里的东西。
“喂这可是我给埼玉买的高级牛肉诶怎么又多一个人……”
“原来如此,银色獠牙买了食材你就理所当然地以银色獠牙弟子的身份加进来了吗,饿狼?”
“饿狼也来了啊,那老夫就更不能放松警惕了……”邦古一改开始的谦让,抓紧了筷子。
“等一下啊——!!!”埼玉冲回了自己的座位,火速加入一触即发的抢夺大战。“怎么这样……!”
“嘻嘻,我开动了——”
“饿狼,不许抢老师的肉!”
“流水岩碎拳。”
“怪害神杀拳!!!”
“抱歉啦,还是我的念力比较强~”
“老师,白菜抢到了!”
“谢了杰诺斯……”
……
即使是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大的人们,也无法抵抗在吵吵闹闹的屋子里聚集打火锅的快乐。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