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36-40

(三十六)
火锅吃完以后,邦古说要带饿狼回去就先和众人道别了,然后杰诺斯好不容易地把吹雪打发出去,现在家里就剩KING留下了。
杰诺斯关上了门,看着桌上一片狼藉的残羹剩饭,开始打扫起来。“老师,我这就去洗碗!”
“辛苦了杰诺斯,”埼玉和KING一起坐到空阔一点的地板,“我好像稍微明白了,刚才S市的怪人原来是饿狼打死的啊。不过他居然还跟在你后面过来了……”
“我是想着先回家把你要的游戏带过来,没想到被他发现了还跟了那么远……”KING叹了口气,“他该不会决定转行当英雄了吧,每次想想我这么弱被认为很强而真正强大的人却隐没在社会里……就感觉自己完全不行了啊……”
电视机被开启,进入格斗游戏的画面。
“那你就给我肌肉锻炼啊。”埼玉拿起了KING递过去的游戏手柄。
“嗯……我会努力让自己稍微变强一点……我尽量……”
KING用两只手指操纵起了兔女郎的角色,三下五除二把埼玉的战斗血条清空了。
“K.O.”
GAME OVER的背景音乐响起。
埼玉光滑的脑壳浮起了青筋。
“马上给我出门锻炼啊!!!!稍微把这两根手指的力量分到其他的部位啊!!!”
……
两人打了一轮畅快淋漓的游戏以后,KING说要试试出门修行,下周再来打游戏便离开了。
“……老师!”
终于等到所有人都走了的杰诺斯,在厨房脱下家务围裙后凑到埼玉面前。
“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报告!”
“啊?什么事啊?”被KING虐爆了的埼玉正一肚子气,脸憋得有些通红。
“结合您一个小时前和饿狼的对话,以及协会通报的饿狼怀孕的消息,我觉得有必要跟您探讨基因交流的课题。”
杰诺斯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就开始放肆,发着光的金色的人造瞳孔瞄准了面前的埼玉。
“哈啊?”意识到了对方突然的渴求,埼玉的耳根也滚烫起来,他避开杰诺斯火热的目光,“别人生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老师的信息素浓度波动上升到0.5μg/L,体温变化0.2℃,心率加快了5次/分,历史记录显示老师的发情期是上个月3号,预计浅度发情在本月4号(误差±1天)……”
杰诺斯在视野里快速地收集分析关于老师身体实时数据,然后提高音量报告了结论:“老师,您的身体非常适合受孕!!!”
“就算你那么说……”看着躁动起来在自己身体乱摸的杰诺斯,埼玉也习惯似的并没有阻止,只是无奈地揉揉那头金色的人造纤维头发。“你是还不知道现在养小孩多贵啊……更何况改造人也……”
“只要老师您愿意,博士会帮我做出来具有生殖能力的细胞,”杰诺斯回答,“费用的问题我也会想办法解决。”
“还是那样不听人话啊……”
埼玉深深叹了口气,杰诺斯执着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去。
“杰诺斯,”他温柔地搂上对方的脖颈,撒娇似的蹭了蹭。
“我啊像现在这样和你在一起做很多事,也已经很开心了。”
虽然现在的身体和意志并不会受到生理指标太多的干扰,即使是发情期也可以自己掌控,但和还原了Alpha特性的杰诺斯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释放出些Omega的本能。
淡漠了的性欲和感情,只有在杰诺斯这里才能安心地被调动起来。
“老师……”杰诺斯睁大了眼睛,被怀里的人的告白打动不已。
机械之躯情不自禁用力地回抱上埼玉。

(三十七)
巍峨的高山,深远的密林,是修行之人的净土。
数万滴水珠夹杂着碎石、沙土、树叶一齐从十几米的飞瀑落下,击打在坚硬的长着绿苔的磐石,发出震耳的轰鸣,化成缭绕的雾气。
“唔……嗯……”
瀑布底下的大水潭中央,男人上下只穿了武道裤,双腿交叉着,手肘撑在膝盖以立坐。
巨大的冲击力打在全身有些疼,头顶和背部像被巨大的石头压住,在这个季节显得冰冷刺骨的水流穿过体表,汲取走大量热量。
这种程度的修炼对于普通人不能坚持上哪怕是半小时,就会因为受伤或者感冒而退出。但饿狼享受着水势中蕴含的力量,以及那强迫他磨练意志,静心反思的环境。
他正闭上双眼进行着冥想修行。
离开埼玉家里之后,他就跟着邦古回到设立了许多家道场的这座山里了。
这座山有一条巨大的瀑布,隐藏在深处,一般的游客并不能到达。而各种道场的大师可能会选择小茅屋之类的场所独自修行,所以瀑布修行也并不拥挤。
饿狼感到他的身体在修行的过程里逐渐增强适应力。一开始怀孕后他出现了呕吐、眩晕的不适,不过只要稍微锻炼就能慢慢恢复了,身体各项并没有因为怀孕的变化而产生太多的负担。
对于他来讲,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好好体会……
【自己的过去、未来以及其他种种,直到全部想通为止】
他微微睁开了眼睛。

“……咕噗!!!!”
石头后面的KING迅速地蹲下躲了起来。
为了变强而拜访了邦古和其他很多流派的宗师,结果一无所获,喉咙还干了。想去瀑布喝一点水,却意外发现饿狼在这里修炼。
KING捂着嘴避免让自己害怕地叫出声。
【武者修行太可怕了……一点都不适合我啊,完蛋,还是回去吧,变强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远处的石头那边发出了动静,饿狼余光瞥见那边似乎有个背着背包的人躲躲闪闪。
游客?
算了随便吧。
到了晚上就回去吃饭吧……
他放心地再次闭上眼睛,任由白色的飞瀑淹没他。

(三十八)
协会总部的分析室。
“西奇先生,我们跟踪的数据显示,S市怪人警报在饿狼过去那边之后就解除了,”下属调取着最新的资料,“本来背心大师说会赶过去,不过等他到了之后怪人只剩残渣了。所以怪人应该还是饿狼消灭的。”
“这倒是出乎意料啊,英雄活动吗,那我们有了把他吸收进来协会的必要……”西奇翻动手机通讯录里的号码,“这个重要的发现一定要向上面报上去。”

傍晚,浑身湿透的饿狼一摇一晃地回到流水岩碎拳道场。
他一路上看着手腕上的手环,第一次感到无可奈何。
显然这东西可能材料很特殊,防水性能强在水里面泡不坏,也并不能自己用单手的蛮力打烂,至于老头,估计不会愿意帮他这个忙,更谈不上流水岩碎拳有没有效了。
虽然这东西没什么威胁,不过他讨厌被观察的感觉……
饿狼咬咬牙,跨进他在熟悉不过的道馆的门槛。
像落水的小狗,他登上走廊之前在院子的空地上把自己甩干。走廊左边第二个房间里存着新衣服,他可以过去换——这几天每天瀑布修行结束后他都例行走这样的流程。
这个时候,他听见立在走廊的邦古的声音。
“饿狼啊,最近来拜访的年轻人变多了,道场果然还是重新开放比较好吗……”
老人和蔼地对他笑笑,然后伸出指头指指身后的房间。
饿狼顺着邦古指着的方向,视线移向紧闭着门的前方的隔间。
什么,有哪里来的家伙要来拜师现在还没走吗……
对那有些好奇,他登上走廊后横向“唰”地拉开了门。
那映入眼帘的,是双手直直撑着膝盖,腰板挺起来正襟端坐在地板的飞机头。
那根熟悉的合金球棒被放在身旁,反着光。
“金属球棒……!!”
饿狼几乎惊叫出声。
离开英雄协会总部之后就没有见到了的——金属球棒!
“饿、饿狼!”听到声音的巴德立即把头转了过去,与站在门口的饿狼四目相对。
他看到,饿狼塌下来的头发和裸着的上半身还挂着水珠,下半身被泡着水的布料紧紧贴着,勾勒出他大腿的线条,整个人则两只脚丫子外八朝向地立在那里。
一如既往地活蹦乱跳啊,就算肚子里还有一个小东西也我行我素的……
巴德下午过来道场拜访的时候,得知饿狼最近已经回到银色獠牙这里了。邦古老头子笑盈盈地给他沏了杯茶,跟他说饿狼一早就出门修行了,担心时间太晚的话不如改天再来。
见不到饿狼的巴德当然不打算就这样打道回府,于是屁股往地上一坐,决定在这里等到饿狼回来为止。邦古也由着他去,并且叮嘱了茶兰子今晚多准备两个菜。
“你怎么回事啊混蛋,这样会着凉不知道吗?!”
爱操心的性格让巴德根本坐不住,看到饿狼修行回来的那副样子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拉下自己肩上披着的校服外套,走到饿狼跟前把他的外套盖在饿狼的胸口。
“我才没那么弱……再说换完衣服不就好了……”饿狼把巴德的外套摁在怀里,感到了萦绕在鼻尖的那股让人安心的洗衣粉的味道。
他冲着巴德坏笑起来,“你这个关心别人的态度还挺难得啊~”
巴德看着饿狼情难自已,被打趣之后一时又有些害羞和冲动。他随后扑上前用双手紧紧揽住饿狼。
“那不管,我想你了……”他抱紧饿狼毫不撒手,就像抓住最珍惜的宝物。“你肚子里的小鬼也有我的一份,所以我要找到你,免得你到处乱来!”


(三十九)
或许是身体某种程度上和对方有了更深的羁绊和联系,这次面对金属球棒的时候饿狼更加心动不已,所有独处的不安都烟消云散。他低下头把脸埋进对方的颈侧,心跳不已地落下一个吻。
独自修行的时候并不是没考虑过见金属球棒的问题,只是他始终对那有所顾忌,认为自己近日刚被协会释放出来,时机还没有到。
“你就这么过来见我,会被扣工资吗?”饿狼不知道作为处刑人的金属球棒私自找上来会有什么后果,那样试探地问道,“整容怪已经被我打进医院了,剩下那些家伙怎么会通融你这个笨蛋。”
“他们通不通融也跟我没关系,”巴德松开了拥抱,用不想被小看的坚定的目光看向饿狼。“他们肯定是知道,就算要把总部砸烂我也会去见你,所以才把你放出来的吧!”
这家伙怎么自然而然邀起功来了。饿狼叹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金属球棒直率的话,竟然有些无可奈何而又甜蜜的感觉。
正想带着调皮的心情抬手去揉乱金属球棒的整齐的头发,却被抓住了手腕。
“嗯?这是什么啊?”
巴德敏锐地注意到了饿狼的手环,看起来很轻便但闪着诡异的灯,像是指示设备运行着的信号。这明显不像是属于饿狼的东西,让他很在意。
“!”
饿狼想到这阴魂不散的玩意儿一直在他手上脱不下来,皱起了眉头:“戴了这东西他们才让我出去。本来以为之后可以自己砸掉就随他们了……谁知道……”
用血肉之躯的拳头根本砸不坏,就像二维空间的小虫无法超越到三维空间一样。
“说的也是啊……”巴德凝视着手环的设计若有所思,“协会依靠金属骑士就能做出很多性能可怕的东西,完全超乎想象……就像我拿到的那根怎么打都打不坏的球棒。”
“喔?你说你的球棒打不坏……”
饿狼脑内闪过一阵灵感的电流。
虽然会有间接承认自己武术的力量比不上花里胡哨装备的挫败感,但饿狼还是向巴德打了个眼色。
看到饿狼跃跃欲试的表情,巴德马上心领神会了对方的意图,表情认真起来,冲他点了点头。
“那,我上了!”

本来觉得让金属球棒一棒子砸过来把手环砸开应该是挺容易的事情,但当饿狼迫不得已地趴倒在地上,远远地伸出手臂放到巴德脚下的时候,体会到何为砧板鱼肉的他盯着头顶将要落下的球棒,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你他妈对准点,别砸到我啊。”
饿狼领教过巴德挥舞球棒的威力,如果不小心被砸到的话……那可是疼到骨头里的。
巴德双手握紧了球棒,聚精会神地盯在手环正中央的那一点。战斗的时候他对自己挥棒的技术是百分百的有信心,而现在底下是饿狼的话他觉得自己必须小心谨慎起来。
“知、知道了,别给我再增加压力了啊啊啊。”
巴德岔开两只脚让自己站的更稳,高高地把球棒举到头顶。直到蓄满气势后向地上的手环挥去。
“欧啦!”
巴德跳了起来。然后手环被球棒狠狠地击中,应声而碎。
缩在底下的饿狼感到手腕上产生了什么东西的碎片,于是睁开眼睛。手环已经断裂成两半变成一堆电子垃圾,蓝色的信号灯光一闪一闪地衰弱下去。
“还真可以了啊……”饿狼难以置信地挑动眉毛。

(四十)
“……西奇先生,不好了!饿狼的信号突然中断了!!”
手环被破坏的同时,坐在分析室的男人也慌张地拨通了西奇的电话线路。
“他还在银色獠牙道场里,就在刚刚用未知的手段破坏了手环,总之请您给出应对的指示……!”
“仅凭他自己不可能做得到这点,他一定借助了什么人的力量……不管跟银色獠牙有没有关系,这至少证明饿狼失去了对我们的信任。”电话那头冷静地分析,“总之先去联系金属球棒,万一之后让他跑丢就麻烦了。Alpha和Omega之间通过标记产生的联系能派上用场!”

茶兰子忙了好一阵,端过来了一桶米饭和几碟菜。对于决心在道场修炼的人而言,修身养性并不需要大鱼大肉。
“还望你不要嫌弃这里的粗茶淡饭呀,金属球棒君。”
“老头,别小看我啊。”巴德提起筷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茶兰子在一边看着,想起来那个脾气暴走的金属球棒上一次过来道场,对邦古师傅一副嚣张的样子,这次则是老实地和已经改邪归正了的饿狼前辈互相挨着坐,竟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微妙。
【仔细回忆,真的经历了不少事呢……大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啊。】
前几天听说饿狼回来,还担心起米饭从此是不是要被抢光。以前把他当作前辈相处的时候,饿狼的饭量就出了名的大,经常跟邦古老师抱怨没有肉吃什么的。
不过现在饿狼他即使怀着孕,倒是能对这些粗茶淡饭感到满足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茶兰子他对这位前辈也刮目相看了。
除了茶兰子,邦古也察觉到饿狼在这方面的变化,“最近是胃口不好吗,饿狼,添的饭变少了呐。”
“不知道……”
饿狼也对此感到困惑,最近对牛扒什么的食欲好像降低了,按照以往习惯能吃上两大碗,现在有些吃力。
“啊?!是因为怀孕吗?”巴德直头直脑地说出来心里的猜测,然后本能地伸手覆上饿狼的肚子。
虽然这个月份除了腹肌不可能摸出什么来,但巴德就是觉得他能感受得到里面小生命的活动。
“呃!……”饿狼被巴德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僵,怪人般恐吓的眼神甩了过去。
就像在说,老头和茶兰子还在旁边啊,众目睽睽之下金属球棒你发什么疯!!!!!
虽然所有人都对自己怀孕这件事心知肚明,但被金属球棒当面那么说出来还用父爱的目光摸肚子,他就羞耻到恨不得捶个地洞钻进去。
而茶兰子嗅到那两个人暧昧的气息,仿佛看到他们周围有什么粉红色的泡泡要溢出来……一个一直想要受欢迎的母胎单身Beta感到了酸涩的滋味。

“叮铃铃~”
巴德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从裤袋里掏出来一看,是英雄协会打过来的。
“啊,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巴德起身跑出去,在外头接听了来电。
“金属球棒,协会这边失去和饿狼的联系了,所以接下来要你帮忙追踪……”对方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找到他之后想办法确认他的目的,必须要让协会掌控最新的情报,这也属于处刑人的职责范畴。”
“喂喂,你突然这么说,我根本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啊!!”巴德额间流下一滴汗,“要我去找饿狼吗?找到之后你们又要打算做什么?赶紧都告诉我!”
“抱歉,那之后就不属于你该管的事情了,”电话里的男人察觉到巴德语气里的关切,冷漠地提醒。
“按照法律,我们必须保证不让被处刑的Omega私自带走孩子。”
“什么叫‘不属于你的事’?老子警告你,生孩子那可是有我的一份!”巴德被对方这种态度气急了眼。
“没错,担任处刑人本身就是赠予你的繁衍方面的福利,相对应的自然也要遵守义务,《Omega犯罪管理特殊条例》第8条规定了罪犯的孩子只能交给公共机构或处刑人抚养,处刑人和罪犯不能有公务需要以外的交往……”
滔滔不绝起来了啊。巴德那种烦躁的感觉卷土重来,“别在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话,报告行踪是吧,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吧挂了啊。”
知道自己这张笨嘴说不过有文化人的伶牙俐齿,巴德放弃了争辩,他没等对方讲完就挂掉了电话。
巴德放下了手,紧紧把电话攥在掌心。
“哼,谁要遵守那种狗屁规定……!”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