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水饿 番外

这个部分和本篇没有什么关系,可以当做番外的变态小故事。
阅前警告:出轨或者NTR只是道德问题,但酒后强奸怀孕的未成年人却是犯法的,请不要像水龙一样变态。
-----------------------------------------------------------------------------




拥有玛瑙般黑色皮肤,束在脑后深棕色长头发的高大男人漫无目标地在街上闲逛。
他前一阵子在武道大会受了重伤,才出院不久,正想着隐退休息的期间做点什么充实人生比较好。
当初趴在一片狼藉的比武台地面的记忆还历历在目,在面前蹲下来的那个拯救了他的叫做埼玉的光头,给了他希望。他自我中心的快乐主义里自此开始发生了变化,只不过还不大能适应轨迹变化了的未来。
“啊——真难过啊,本来还想报名当英雄的说……”他十指交叉抱着后脑勺,抬头望向灰蓝的天空。“不过最近英雄协会的风评好像也不怎么样……那种地方真的能实现我的目标吗……”
真的无所事事呢。
水龙一直是个过得顺风顺水的Alpha,就算狼狈地绑着绷带,凭着这张脸也能得到护士妹妹的殷勤伺候。出了院以后,手机通讯录里也还是不断有新的性伴找他。
他标记过的Omega还有上过床的Beta不少,甚至连Alpha同性也有,不过,这都只是闲暇人生里的一点消遣。
——都是纯粹是为了发泄性欲而已,不想担负那些和某个人建立家庭的麻烦的责任,大部分时候性对象长什么样子第二天就忘掉了。这种人生带来的刺激好像越来越显示出边际效益递减的现象。
“开始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意思了……”
水龙深深叹了口气。真想遇到更有意思的家伙啊。

黑色布鞋突然停下了脚步。
远远地,水龙突然发现街那头经过了一个非常显眼的家伙。银灰色的开叉的散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质地很薄的高领紧身衣被满满的胸部和背部撑起来,接着是细得能单手轻易搂住的腰,虽然穿着宽松的长裤但屁股却很挺翘,高挑又凹凸有致的身材放在人群里实在很吸睛。
那性感的男人还把头看向了这边,待水龙看得清楚正面后,他被那皮肤又白又嫩像是非常年轻的青少年的模样吸引了。
虽然还无法确认具体的性别,但看外形会是自己的菜,如果真是个Omega那就再好不过。
带着这样的想法,水龙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饿狼是才从山里出来,很久没有像这样凑过热闹了。他早些年一直不经常体验这种漫无目标的生活,也对一般的同龄人从事的活动没有兴趣,所以现在选择出来商业街闲逛,也看到不少好玩的东西。
“VR游戏……真想再玩一次啊。”
年轻人终究要被年轻人的东西吸引。
他呆呆地看着偌大电子屏幕上的游戏视频,这么念叨着,丝毫没注意身后有陌生的男人在接近。

水龙识人的眼睛一向毒辣,在靠得更近以后便基本确认了对方是Omega。
【嗯,这样一看是Alpha的可能就消除了……lucky!】
银灰色开叉头发的男人停在临街商铺橱窗前专注地看着,水龙从身后搭上了他的肩膀。
“kimi,看上去很强呢!我叫水龙,你叫什么名字?”
水龙险些把对其他Omega使用的“好可爱”脱口而出了。不过根据他的经验判断,通常对方这种类型的Omega一定不会喜欢那样的称赞。
“?……饿狼。”突然被奇怪的Alpha搭讪的饿狼如此回应道。
虽然浓度很低,但饿狼能辨认出对方的信息素是清凉的薄荷味。而他自己现在并不在发情期,应该没有什么味道……
对方或许以为他也是同性的Alpha而想要进行较量?
“好,饿狼君,我们来交个朋友怎么样?”水龙对饿狼无比灿烂地展示他招牌的社交笑容,然后竖起食指提起了建议,
饿狼把双手插入裤袋,脸上有些不耐烦。“哈啊?为什么?才不要……”
【无缘无故的就说要交朋友,真是奇怪的家伙。】
“因为我欣赏强大的人啊,想和你切磋切磋。”水龙撸起袖子,向饿狼展示他那有力量的手臂。
这么一说,饿狼便来了精神。对方满脸自信的样子,能让他露出屈服的表情应该会很好。
“哼,要打就找个地方,我可没什么时间……”他伸出大拇指往身后指指,示意水龙到那边的空地去。

切磋只是个搭讪的借口,水龙并不想真的浪费时间去打一架——万一把对方打伤了也会影响到最终食用的体验。
于是他把脑袋凑近饿狼的脖颈之间认真嗅了嗅,脸上故作惊讶:
“嗯~诶~~?!你的信息素居然是玛格丽特鸡尾酒的味道呢。”
“!!!”
饿狼被对方突然亲近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警戒地往旁边避开。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气味?!”
这个男人不但闻到了他的信息素,还说出来了气味。他一直隐约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像水果和酒的混合体,但面前的男人显然描述得更为具体。
非发情期应该不会有味道的啊……饿狼下意识揪起自己的衣领闻了闻身上的气味。
什么也没有闻出来。

水龙看着对方的反应,觉得甚是有趣。
“嗯?这并不难喔……难道说……”那深蓝的眼眸意味深长地打量对方稍微显得年轻了点的脸庞,“你还未成年吗?还不能喝酒?”
“喝过,只是对酒精的味道没兴趣罢了。”饿狼毫不眨眼地说着谎。
他怎么可能向这种倚老卖老的成年大叔承认自己是个没喝过酒的小屁孩。
“可是你就不想尝试一下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吗?”水龙抱臂用食指抵着下巴,望着上方作出思考状,“至今还不清楚就太遗憾了啦。”
“……”饿狼并没有马上回绝,他那颗稚嫩的好奇心有些被打动。
“那家酒吧的老板我熟,不如一起喝一杯,我请客?”水龙见对方在犹豫,更热情地把对面的酒吧指给饿狼看,“小酌一杯之后我认为更方便我们尽情比试一下哦。”
饿狼微微挑动眉毛,感觉凭自己的身体能力区区酒精应该能很快适应,就那样稍微尝一点问题不会太大,他想,就答应好了。
“好啊,”他露出一抹狡黠的笑,“难得有人不是来净找我麻烦啊……”

看着坐在旁边脸颊红红,神志有些不清晰地趴在吧台上的饿狼,水龙放松似的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该说对方还只是个单纯到不行的孩子吗,坐下来以后稍微刺激一下竟然就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鸡尾酒。经过特调后酒的浓度并不低,可惜饿狼这样莽撞的喝法,还没来得及了解就已经醉倒了吧。
虽然也想让他喝醉但谁知道这家伙酒量差到离谱……
海胆头刘海撒在脸上的阴影隐藏了他的目光里的见色起意。
“难喝死了……嗝!水龙,我要点可乐……”饿狼趴在桌上,手里还握着空了的玻璃杯不断比划着。“想……喝……可乐!”
“好的哦饿狼君,可乐这就来……”水龙看饿狼好像已经醉到语无伦次的样子,顺势扣上他的肩膀拉近了两个人身体的距离。
“嗯……”突然被搂住了的饿狼也没反抗,只是迷迷糊糊地发出呼噜呼噜沉闷的声音,像半睡不睡的小猫咪。
见状,水龙受到了些鼓舞。卸掉防备了的饿狼君好柔软,好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更多。虽然信息素里已经混上了别的气味,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兴致。
“饿狼君,听我说……”水龙把脸凑到那毛绒绒的脑袋旁,对着饿狼发热着的耳朵,发出了擅长的挑逗的言语:“说真的,那种洗衣粉一样的味道并不适合你……”
“唔唔……”饿狼听完后皱上了眉,似乎有些不高兴,轻轻地在怀里挣扎着,“洗衣粉……喜欢……”
水龙知道那是下意识的反应,心里不免又有些酸:真好奇那个“洗衣粉”是怎么样的人,竟然能标记到这么可爱的Omega。
于是他继续开口:“嘛,我倒是对是不是别人的东西这一点没什么所谓啦……”就像安抚着受惊的小动物,他的语气很是温柔,“相比于那个,一起来做快乐的事情不是更重要吗~”
“……”
“饿狼君?”
稍微摇了摇,饿狼并没有反应了。看来是彻底醉倒了。

水龙看着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饿狼,萌生了少有的背德的抉择。
虽然搬过来的时候费了点力气,但把这个醉到失去意识的家伙搬到相对安全的酒店房间也算是做了好事。
“本来还想着边喝边聊天然后想办法约会的啊……”他抱上脑袋。
结果现在人是没跑,但就那样在他面前失去意识地躺着,简直是在挑战他的自制力!
“没办法了……稍微靠近一点看看吧……”
那张收起来嚣张的脸安心地睡着,闭着眼能看得到银色的睫毛在灯下闪着光,双颊因为喝醉而像涂了胭脂一样红扑扑的。
如果不刻意摆出狠戾的表情的话这张脸真的很漂亮呢。水龙想道。
他随之爬上床,忍不住上下其手起来。
这副身子非常地年轻,细腻的皮肤白里泛着红,浑身的肌肉也非常紧实,可以看出来平时锻炼的很好。那丰满的胸肌摸起来非常柔软,乳头也在手指的触碰下很敏感地就立起来了。
牙白……真是危险的身体啊……
被标记过的Omega的味道是无法让别的Alpha被煽动的,那么现在这种有些兴奋的心情……
一定来自于诱人的饿狼君本身。
水龙感觉有些燥热,脱去了自己外衣。

饿狼感到了头昏脑涨,意识并不清楚的情况下双眼睁不开,身体也无法控制。
他隐约地感到他似乎躺在柔软的东西上面,周围环境很明亮,还有什么东西在他附近。
【我在哪……记忆有点模糊……】
他下面的那根东西也好像有点舒服,莫名其妙地想要射。屁股有一些奇怪地痒,下半身凉飕飕的。
“……”
他努力地撑开眼皮,看见的是模糊扭曲的天花板。
“为什么……会晕倒……”
饿狼像梦呓般念叨着,思维里乱飞的碎片无法凑成完整的印象。
“肚子里的小鬼……还在吗……”
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真实,或许是本能所致,灌了铅一样的手稍微移动到了肚皮上确认着些什么。
虽然含含糊糊,但水龙还是听到了醒过来一些的饿狼说的话,也看到他自己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正帮饿狼撸动肉棒和扩张着后穴的两只手停了下来。
水龙诧异了。
“诶???”
还以为饿狼是个落单了的、处于发情期但是只被其他Alpha浅度标记过的Omega,原来他身上混杂的信息素的味道是因为怀了身孕吗……
事情好像变得刺激起来了。
水龙把深入到身下人内里的手指拔了出来,再把它放进嘴里舔去沾着酒香的水。
“真看不出来呢,这样啊……”水龙凑近了迷迷糊糊的饿狼的脸,盯着他看起来相当平坦的肚子问道:“是一个月了吗?”
“四……五……唔……”饿狼嘀咕着。
“什么……!”
一般怀孕三个月就会显小肚子了,四五个月的腹部不可能还这么紧致。可是对方的语气也并不像是在说谎,而且酒后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不吐真言的可能。

【可是,这么极品的猎物摆在眼前不吃就浪费了啊……】

水龙知道超过三个月以后的孕期,只要小心一点也是可以做的。虽然他也没试过……
自己勃起着的下身坚决无法接受半途而废。
“饿狼君,我们来做吧……”他说着,把饿狼的上衣扯高到锁骨,让他露出大部分的肌肤。“我的薄荷味和你相融的话再完美不过了。”
水龙掏出下腹的硕大,然后抬起饿狼的两条大腿。
“在说什么……”饿狼慢慢地完全睁开了眼睛,然后逐渐看清楚了眼前的水龙,以及自己一丝不挂的两条大腿正被压在胸前。
“噫噫噫——!”他突然反应过来,对这样的状况感到了惊惶然后大叫出声。“水龙?!……要干什么?!”
“让你舒服啊,”对方一脸无辜,“怀孕禁欲几个月也太可怜了。”
“不、不是啊!……快停下……!”饿狼不知道从何说起,虽然水龙说的没错他这几个月偶尔会想要做,但一醒来就被Alpha强奸这种事他才不要。双手抬了起来想把水龙往外推,结果发现被酒精麻痹着感官的自己连自如地控制肢体都做不到。
“里面……不行……不要做!”他从尾椎骨燃起了颤栗,感到水龙的硬邦邦的阴茎正抵在他的穴口跃跃欲试。
饿狼感觉晕乎乎的,还想呕吐。
“没事的没事的,孕期做的话也会对宝宝有好处呢~”
水龙一边用轻松的口气哄着他,一边凑上前吻住他的嘴。
“!!!”
那温热湿润的触感让饿狼更加清醒了一些,水龙浓得发齁的薄荷味侵入着他的五感,热烈的攻势仿佛宣告着要将原有的气味完全覆盖。
水龙对此很自信。饿狼身上他的Alpha的气味并不浓,只有怀孕期间残留的一点点罢了,只要他试着咬破饿狼后颈的腺体,说不定……
面前的Omega就会有易主于他的可能。
那么妄想着的男人正为暂时的胜利而出神,饿狼那欲拒还迎一般推着他的手默默地恢复了力量,然后,趁着水龙强吻得得意忘形的时候,径直从下巴给了他一拳。
“呜哇——!”
猝不及防的水龙昂起头被打飞了出去,然后打翻了床边摆着的的桌子,重重摔在墙上。
“饿狼君你好过分啊……!明明我那么温柔的说……”
委屈巴巴地揉揉差点被打脱臼的下巴,水龙扶着地板,庆幸他的武术功底不差,不然他估计就死于和路上捡的Omega开房了。
尽管头还很疼,整个人也昏昏沉沉的,饿狼还是趁机会支起来身子,摇摇晃晃地下了床。
“别动我肚子里的小鬼,不然绝对杀了你……!!”
边凶狠地说着,边摆出来握拳、准备作战的动作。
就算意识不清醒,饿狼长期练功的肌肉记忆也能让他做到在特殊时候进入战斗状态,比如可以边睡觉边打人(见黑光一役)。
“……”水龙立马看出来,那虽然是没见过的拳法,不知道是什么流派,但直觉感知到了危险。既然窥见到面前的人隐藏的实力,他就识相地开始口头退让,“啊啊,知道了知道了!”
这孕夫还真不好招惹,怕出事负不起责任自己不能还手打回去,可继续下去的话就会单方面狠狠地挨揍。
真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兄弟能压得住这样强的Omega啊……难道是比自己还要强大得多的家伙吗?真想会会……
这么想着的水龙提起裤子重新站了起来,可他不愿轻易放弃。做好了被对方挥拳过来的准备后,他谨慎地走到饿狼跟前,乐观地再次发问:
“……饿狼君,那你可以生完了以后再来跟我约会吗?”
“……哈?!”
“再之后如果‘洗衣粉’桑不能满足你了你也可以来找我哦~被他知道也没关系的啦,既然要和你寻求刺激就要贯彻到底~”
……
最终,饿狼醒来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趴在床上,裤子被扒了一半,然后旁边的地上多出来一个失去意识的流着鼻血的黑皮猪头。
到洗手间里吐了个干净,洗了把脸后,饿狼就彻底酒醒了。他临走之前想起来走在街上被水龙搭讪的事,总觉得在梦里跟水龙已经打过了一架。
【没有印象……我和水龙到底在这里做了什么……?】
他挠挠头,明明都是在刚才发生过的事,但记忆简直像碎片一样。
再想多可能也没有太多用处,饿狼把衣服裤子都整理好,然后扶着脑袋走出了房间。
“回去洗个澡吧……以后再也不要喝酒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