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47-51

(四十七)
水子看见对面银色头发的男人狠戾里带着恐吓的眼神,只好爽朗地拍一把大腿,“其实也不算来踢馆了,因为我们最后也没有交手。我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好有趣啊!”
“如果能真正切磋一次我会很高兴的。”她笑着说。
“原来如此,”邦古睁大眼睛,然后转头向饿狼,“那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饿狼你也很久没有活动过了吧?”
饿狼也正好缺合适的练习对手,这阵子坐在隔壁的那个后辈还没动真格就撑不住,根本就不够他打;老头子又太游刃有余,根本打不中,于是更加让人生闷气。
跟这个自来熟的家伙打架或许会有意思一点。
饿狼那么想着,起身拉了一把筋骨,“我可是很强的,你最好能让我尽兴一下哦。”
“嗯,绝对会的!”水子握紧拳头露出自信的微笑。

然后两个人就在道场的地板里头比试,邦古和茶兰子坐在一边观看。
水子先发制人,尽管身材娇小但力量很惊人,双腿灵活的踢击以及毫不犹豫的出拳能让对方处于只守不攻之势。
饿狼一一把它们挡下来,并未反击。锐利的双眼暗中对动作进行评估,寻找破解的策略。
“……还不错嘛。”他坏笑起来。
“我会越来越快的!”
对方说着,动作果然越来越猛,高速旋转带来的拳风让饿狼步步后退。
“冥体回归拳!!!”
面对雨点般落下的拳头,饿狼抓住那露出破绽的一瞬间,流畅地用完成度更高的流水岩碎拳化解。他的怪害神杀拳这种场合还用不着,老头的流水岩碎拳用来以柔克刚就很不错。
“哼……已经适应了……你的动作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饿狼不知道为何面前家伙的拳法有种莫名微妙的熟悉感。
比想象中适应的要快……类似的动作难道在哪里见过吗?在以前的对手里面……
【嘛,不管了。再稍微认真一点吧。】
再加一点速……从这个角度……就能出其不意给她一击!
“嘿呀!”
“额!”
饿狼自创手刀正要劈过去的时候,感到半路快被对方突然冒出来的手直倒暴露着的脆弱的胃袋,为了躲闪只好及时收手,然后侧腰一个翻转落地拉开距离。
差点忘了现在腹部是最脆弱的地方,以前那种正面刚的随性的自由作战的方式多少要失效……
那么想着,一阵反胃的感觉冒到喉头,单手撑在地面蹲着的饿狼额间留下汗珠,面色看起来就不太好。
【好麻烦……这种时候……怎么会又想吐……】


(四十八)
水子转过身显然也觉察到了饿狼的异常。那个看起来力量还有所保留,就轻松躲避了她竭尽全力的攻击的男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收手了,然后露出艰难的表情。
“啊,抱歉,你没事吧?”她走近了捏着自己喉咙的饿狼,“我已经知道我的拳术还有什么破绽了,所以切磋到此结束吧!你果然很强呢!”
“嘁。”饿狼有些扫兴地咂咂嘴。
罢了,只是切磋而已,到此为止也好。
水子离饿狼距离很近,可能是刚刚作战的时候没有留心,但现在她闻到了一股让人在意的味道。
“诶……你难道……”她指向饿狼,“是Omega……?”
身为Alpha的她闻出来了对方的信息素味道。她长这么大,性别分化之后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深山里遇到Omega,第一次感知到所谓异性的信息素是什么。
她想起来,几年前哥哥还在道场的时候经常说什么想到外面去找Omega……当时自己什么也不懂所以就左耳进右耳出了。
她也无法理解哥哥为什么对那种事情那么有兴趣。明明自己在真正的Omega跟前也没怎么样嘛……
“那又怎么样,那种事……”饿狼慢慢站起身,好奇起来,“你怎么就能闻得出来?”
“我也不知道,哥哥说Omega只在特定时期才有气味吧。”水子也迷惑起来,“话说你知道‘特定时期’是什么吗?”
“……”饿狼脸一黑。
这个人单纯得可以……
“鬼知道!”他别开视线开始装傻——然而脸上已经泛起不自在的红晕了。
一边看着一切的邦古悠然地一言不发,而茶兰子在心里开始吐槽这两个人生理知识贫乏,——怀孕的Omega当然一直会有怀孕标记的信息素啊这不是常识吗——尽管他一个Beta知道这种事没有多少用处。
“算了算了,我还是回去继续修行好了。”
水子也没纠结下去,她向众人道别之后,高高兴兴地从道场离开了。

人走了之后,饿狼才松一口气,有些苦恼地扶额。
邦古关心地问,“被孕吐反应影响了吗?饿狼。”
“嗯……”尽管难以承认,饿狼还是沉着脸对邦古点点头。
他虽然不至于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经常吐出来,但恶心干呕的感觉还是会有的。孕吐也太难顶了,不定期到甚至可以战斗的时候发作。
还好没在外人面前丢这种脸——虽然在老头子和后辈面前丢脸也不行。
经常被饿狼在武术方面欺压,但茶兰子依然要关心这位怀孕的前辈:“那中午的饭菜就吃清淡一点吧?”
“不要。”饿狼开始想念外边的牛扒了。
一想到牛扒,就会联想到牛扒一样的脑袋,然后会想起金属球棒……
【金属球棒怎么还不来啊。】


(四十九)
巴德感觉他快受够给英雄协会工作了,主要是因为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某天路途遥远的H市出现了鬼级灾害,正好他家的母猫又到了预产期。回应求救的只有他这一个S级,他不得不丢下心爱的小玉跑半天马拉松去解决怪人。
回来之后他闷了一肚子气。他自我安慰,还好小玉生产很顺利,能够被一窝可爱的吸着奶的小猫咪治愈。
第二件事是,他无法让“拖”字诀成为解决饿狼追踪问题的办法。
他把手环扔在家里很久,英雄协会当然不会容忍。接到几个电话都是在催他马上找到饿狼。他才不信那群人只会靠他来找饿狼,但还是被英雄协会的纠缠困扰不已。他从对方的语气里收到了威胁:他不干,就意味着和协会对抗,所谓处刑人的权利和义务都肯定撕成废纸,说不定牵涉到追究法律责任的问题。
饿狼被英雄协会最初判定是“英雄狩猎者”,暧昧不清的“人类怪人”,在人类社会连赏金犯也算不上。巴德不知道饿狼犯了什么法,打算包庇饿狼的他自己犯了什么法。
他为此请教了看起来最有文化的童帝。童帝调查一番资料后相当严肃地跟他说,“其实针对Omega犯人的处刑法每年都在讨论废除,协会高层和社会上的权贵勾结起来想方设法阻挠这个进程。人类Omega目前无法逃脱这法律制裁,而怪人Omega相当特殊,所以人类社会把制裁权划分给英雄协会。现在协会内部问题又太多,权贵也在考虑取缔它。说不定饿狼制裁事件只是被各方面利用了而已,全社会的注意力并不在饿狼本人身上。”
“毕竟现在就连曾经最有威望的协会的门面,假面甜心先生,也出事了。”
听童帝那么一说,巴德联想起来了几天前的新闻的头条放送。人人都在议论,“假面甜心是个丑陋的怪人”,“他欺骗了所有人,是个骗子”,“英雄协会最好把他原地处决、绳之以法”,“英雄放任不明秃头带走怪人甜心,是无能”。
那样的声音,即使是一向和假面甜心不对头的巴德本人也会为之感到不齿。
“我听说了。”巴德深深叹了口气。
【在协会里坚持正义的人,最后还是被所服务的对象背叛了。】

……
所以,巴德面对NEO组织过来他家里挖他的猎头,起了一点兴趣。
“金属球棒先生,你提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你不需要总是到前线作战,而是作为团队的NEO LEADER指导新生英雄,有事只要请假就可以。针对你家里的情况,我们也可以提供照顾猫咪和保卫空宅的福利。”
猎头的游说句句戳在巴德心尖上。
“那还不错嘛,”他不假思索,“我过几天就去你们那边——”


(五十)
虽然说是在深山老林,但和外界的信息还是能通的。饿狼没有手机之类的通信工具,但是可以通过邦古和茶兰子,还有苦虫师兄的聊天知道社会上发生的事情。
埼玉和龙卷私下打架破坏了不少建筑,弄得市民发起投诉;协会一些高层干部参与的怪人地下交易曝光,大众哗然一片;汇集低级英雄和市民意见的陈情书被无视,协会制度饱受质疑。英雄协会正逐渐崩坏的当前,社会上游行不断,民声鼎沸。
流水岩碎拳的道场门生也果然如邦古所预言,这一个月内慢慢多了起来。许多年轻人自告奋勇来习武,说不能制裁邪恶,至少也能做到自卫。
饿狼自然而然就承担起众望所归的邦古之下的扛把子的角色。
“你这姿势像什么样子啊,没吃饭吗!”
饿狼嫌弃地一掌拍在某个划水的后辈身上。
——让人马上清醒过来的疼。
“对,对不起!前辈!”后辈赶紧哆哆嗦嗦的站好来。
这里绝大部分人并没见过饿狼本人,也不知道此前人类怪人/英雄狩猎者叫饿狼,于是他们每一天都“饿狼前辈”“饿狼前辈”地喊。
在他们心里虽然这个前辈没什么好脸色,和温和的邦古老师比起来根本就凶巴巴的,结合道场的“实力主义”方针简直超恐怖,但他们就是对他讨厌不起来。
或许其中一个原因是,尽管表面看不出来,许多师弟闻出来或者听说了他是个怀孕的Omega。惊奇之余,对他有了些崇拜。
然后真有低情商新人跑过去饿狼面前问“前辈你几个月了”“前辈你是因为怀孕才吃那么多的吗”一类找死的问题,结果被饿狼前辈拉去单挑,出来以后脸都肿了。

这样留在道场的平静生活饿狼并不讨厌。虽然老头子有时声称腰疼就把工作扔过来,但茶兰子和苦虫也一起在帮忙。
或许是怀着孕所以太闲了,或许是重新被师弟包围的感觉很好,他对那些以前一向缺乏耐心的弱鸡后辈也多了几分宽容。
“我又没有那样的才能,怎么努力也没法做到前辈们一样的程度的!”十几岁的小师弟坐在饿狼旁边相当沮丧地抱着脑袋,“我注定是被淘汰的弱者!”
“非要打败别人才能叫做站起来吗?可真奇怪。”饿狼低着头,“轻而易举意志就动摇了啊,这样是不可能变强的哦。”
他仿佛看到过去的自己的一部分。从各式各样的师弟的想法里,修行之人迷茫的事物似乎向来没什么不同。
“有时就算达到了自认为最强的级别,也解决不了问题——”
指导别人方面饿狼自知也没什么资格,不过就人生感想闲聊一番。
以前他一向很少跟别人说心里的话。
【这样的安宁……如果能一直存在就好了。】

(五十一)
饿狼听说现在出现了叫做“NEO HEROES”的新的英雄组织。
不过那也跟他没多大关系,他不会去参加任何一个英雄团体的。然而,几周之后就有英雄协会的职员过来道场拜访。
邦古坐在地板上边剪指甲边跟他们对话,饿狼则躲在不起眼的墙角偷听。
【这群家伙……老头子都退役了还来这里干什么!】
邦古斜了一眼来的一群穿登山套装的协会职员。
“老夫记得很早之前就提交了辞职申请呀。”
“不不不,并不是请您出山,我们是想知道您这边有没有比较强的弟子呀?”
英雄协会最近流失太多英雄战力了,童帝也是黑光也是金属球棒也是,猎头部门不得不出动起来到处挖人。
“我的徒弟如果想当英雄,应该私底下就会去报名吧。”
“那您最近有见过饿狼吗,我们这边想招他过来直接升入S级,延续您的英雄活动,想必这样也对流水岩碎拳的发展也大有好处……”
那是上层交待给这几个职员的任务。
由于协会对先前西奇上报的饿狼的英雄活动比较满意,所以下了文件要招募饿狼。虽然之前饿狼在协会是Omega怪人囚犯的身份,不过最近几个月新的形势下也不得不改变做法了。饿狼这种只有内部人知道的人物,对外给予新身份再容易不过。
只不过找到饿狼本人成了一个难题。
“饿狼那小子你们也知道,就算怀着孕也上蹿下跳到处跑的,老夫现在更管不了他了,你们不如直接找到他本人说。”
“可是之前他应该来过您的道场吧,没有说过他要去哪里吗?”
“哎,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你们再问老夫也没有用呀……”
精明的老人和对方打着太极,就是没说饿狼现在在哪里。
“那好吧……”职员们相当无奈,只能打道回府。

影子里的饿狼捂住了嘴,防止自己发出嘲讽的笑声。
“咯咯咯……”
【S级英雄我这种人也能当了吗……真是比想象中轻而易举啊……】
但用这种方式白送的东西得到可就没意思了。
他明白,英雄不全是坏家伙,只是英雄协会这种腐朽的组织吸收再多的强者也无法阻止坏家伙,无法贯彻真正的正义罢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