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饿车(约稿)


手指试着进入了自己的后面,饿狼尽力向后躺着,只觉得后背和胯部开始发烫,发出忍耐不住的粗喘。
干涩的甬道,穴肉紧紧包裹着自己的手指,仿佛在抗拒什么层层阻碍一般。饿狼蹙眉发出不满的咂舌声,胯部向上一抬,将还没湿润的手指抽出来,直接将身上的裤子向下一拉。
自己的那根玩意儿还没起来,连半硬的状态还算不上,只是软软的搭在自己的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饿狼很显然是不满的,他的骨髓里,他的肢体,他的思想在牵动自己的贪婪,食髓知味的快感让他的臀部干渴,期待性快感的想法如潮水般涌来。
他妈的……刚好金属球棒要晚回来,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想要。

和金属球棒在一起有几年了?饿狼懒得去记,只记得似乎过了四五个秋天了。芊子也早已接受了他这个哥哥恋人的存在,逐渐成长的芊子会给饿狼喊哥哥,放学回家还会悄悄给饿狼摸颗糖吃。
和金属球棒相处的日子显然是算不上特别平静的,但是球棒的技术在和他上床的过程中磨炼起来了。至于上下位,还是靠吵架吵出来的;球棒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显然还是个青涩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进去,也不乱捅,反而在进去的时候展现温柔的一面,不像平时那般和他吵嘴。饿狼用手挡着自己的眼睛,从五指指缝中窥视金属球棒的脸色:他的飞机头早已被自己抓乱了,发丝垂在眼前,发出难耐的叹息,然后用着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压着声音询问他是否可以继续下一步。
饿狼觉得看着球棒的脸,似乎做下位也不错——那短暂的让他感觉到了被爱的快乐。球棒的第一次是莽撞但温柔的,把他弄痛会慌忙道歉,然后用汗湿了五指去抚摸饿狼的脊背。饿狼和金属球棒那个时候也只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年纪,青年的青涩撞在一起,满是酸味的甜蜜。最后球棒找到了窍门,两人升温的肢体开始不受控制,最后以饿狼的喘气声作为结尾。

饿狼望着透过窗户的月光,用拇指和食指摩挲着顶端。从穴口直到肠壁的难耐传来,让他不由得摇动臀部。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正好银白色的月光泄过,长条状的盖在他的身体上,拂过他勃起的阴茎。
羞耻感早在他作为人类怪人出道的时候消磨殆尽了,饿狼在寻求欢愉的同时,也会想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头野兽,全然没了人类的样子。
性快感是毒品,是饿狼抚平好战的替代品,让他被征服,被操干,最后成为球棒的一部分。但是他确实掌握着主动权,不过是被压的主动权。

饿狼感觉指尖碰到了熟悉的位置。他用另一只手裹住自己的阴茎,以手指卡在阴茎浮起的脉络上,其他的手也不曾闲下来,朝着那一位置搅动着,像是求欢的淫女一般晃动腰肢。芊子应该是睡着了,饿狼紧闭着嘴以求不发出声响,以免打扰了妹妹的美梦。芊子不该听到这些隐私的声音。

刺激不够,饿狼用嘴叼起胸前的衣物,松开抚慰前端的手,开始按捏乳头。每当他开始触碰胸部的时候,脑内不可避免的想起金属球棒吸他奶头的场景。这小子一做爱像他妈疯牛一样,用嘴咬着他的乳头啧啧响,下面撞得发狠,简直要起白沫。不过爽也是真的爽透了,干得饿狼和他都快散架才松手。
饿狼越发觉得后面空虚,恨不得马上出门把金属球棒找到拖进小巷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中出到饿狼第二天拉肚子才算舒服。饿狼只得暂退一步,扭腰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抬起屁股,模拟后入的方式戳弄自己前列腺的位置。这样能到更深的位置,让饿狼吃力不讨好的觉得腰酸,但是这个姿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羞耻感,反而更爽得要命,就好像谁在看着他的臀部一样。
“球棒……操……哈啊”
声音快要压制不住了,卧室的门突然打开,随着开关被按下,节能灯亮起。饿狼已经不去想球棒进门就看见自己摇着屁股求欢的模样了,饿狼松开口中的衣物,抬手将臀部狠狠一拍,扭头冲着球棒歪嘴一笑。
“快进来!用得着我提醒你吗?”

金属球棒刚进门就看见饿狼这么淫荡的模样,二话不说拉下裤子就开始对着那一处紧致的地方捅进去,甚至看见饿狼露出自己穴的时候,他的下体就已经蠢蠢欲动了。确实很久没做了,他也积攒了很多没有地方发泄,球棒轻车熟路的握住饿狼的腰,向深处挺动。
肉做的果然不一样,比手指强得多的硬烫的东西顶进饿狼的肠壁,熟悉的长短和形状让饿狼满意的发出叹息,随后被球棒提醒不可以发出太大的声音:芊子还在隔壁。
饿狼就开始在心底里暗讽,去你妈的,如果你一开始不动这么快,这话或许还有说服力。

球棒的腰力和动力果然是一绝,双手撑在饿狼身边的床铺上就开始向前顶着腰,饿狼用手抓着床单不服输的向后动着臀部,正好和球棒的胯部撞上,击打的声音和水声混在一起,饿狼只觉得羞耻感和快感搅在一起,他不得不发出一些声音,证明这场性爱是舒服的。
电流击过饿狼的身体,舒服的感觉顺着四肢传来,让他觉得酥麻,金属球棒看着饿狼的反应知道自己顶对了位置,低头去咬爱人的脖颈,像是在标记什么一般。饿狼张嘴,忽然扯着球棒的上衣扭过身体,他感觉到肠壁内阴茎的搅动,忍住了声音不发出喘息,随后展开双手抱住球棒的肩膀,抬头靠近张嘴咬了下去,在球棒脖颈处印下痕迹。
饿狼舔去球棒脖颈上被自己咬出的血液,却下身迎来疯狂的撞击,球棒按住他的手以防他撞得歪出去,然后向前顶动着,专朝着饿狼舒服的那一点撞击,饿狼感觉自己的脊背开始颤抖,不可言说的快感如同电击般袭来。
球棒察觉到饿狼处于临界点,便故意放慢了速度,慢慢的撞击着,整个拔出又整个进去,甚至拔出来的时候还会发出啵的一声响。饿狼发出气愤的哼气声,一把抓住球棒的肩头自顾自的开始动起来,球棒也忍耐不住的发狠向前动腰。
高潮的预兆,饿狼猛地身子一跳,腰身向前一顶,感觉眼前噼里啪啦的有什么闪过,快感像毒药一样麻痹了他的全身。球棒低头用舌头钻进他的口腔,饿狼抓着他的肩头发出高潮来临时愉快的尖声喘息,整具身体在球棒怀里颤抖着,内壁像是触电一样收缩挤压球棒的阴茎,前端顺着高潮流出粘稠的液体。

“再来一次。”
饿狼低声在球棒耳边说。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