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 52-56

(五十二)
跳槽了NEO组织,把一切事情都安定下来之后的巴德,趁着空闲时间来到了邦古的道场。
也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饿狼了。但是他确信只要他认真地把NEO的事情交接好,新的职位能让他从忙碌的英雄活动里解放出来,他就有更多时间期待和饿狼在一起的生活了。
照例梳着锃亮规整的飞机头,熨过的笔直制服穿着得体,拎着球棒一路马拉松外加一口气登上几千级台阶,他终于来到了道场的门口。
正好赶上道场集训的中途休息时间,银色獠牙的弟子们四散在各处聊天喝水。有几个人眼尖很快就发现门口来了客人。
“那不是……S级英雄金属球棒吗!”一个师弟指着门口那个飞机头,“我在杂志上看过他的报道!”
“什么!难道他是来邦古师傅这边学习的吗?”旁边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去,亲自见到一个S级英雄对于他们而言还是十分激动的事。“我弟可是他的粉丝,不知道该不该找他要个签名啊……”
师弟们看着金属球棒左顾右盼,然后径直走到了饿狼前辈所在的房间。
异性之间的关系总是容易惹人遐想的。他们知道饿狼前辈是Omega,然后就会好奇肚子里的是哪个Alpha的孩子,正好金属球棒也是个Alpha,虽然乍一看金属球棒x饿狼的配对有些怪异,但八卦的火苗迅速点燃。
于是几个人跟在进了房间的巴德后面,沿着房间外的门边八卦地叠成罗汉往里偷看。
这一偷看不得了,他们看到了平时相当冷酷的饿狼前辈一见面就饥渴地抓住金属球棒,猴急地抱着他脑袋一通乱啃。虽然从他们视角只能看到饿狼后背的大部分,但他们肯定这两个人正在激烈地接吻。
吻完以后饿狼放开了金属球棒,然后金属球棒伸手捏了捏饿狼的胸,说“你这里好像变大了啊。”
羞耻的对话听得师弟们脸红耳赤,还没偷听多久,便突然一人接受一个毛栗,“噫啊!”“啊!”
他们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邦古师傅和茶兰子前辈。脑袋上挨过一记的地方疼的冒烟,茶兰子随后帮忙把他们几个都拉走。“那些东西是你们能看的吗!给我继续去训练啊!”
尽管没有全部看完,但师弟们还是知道了爆炸性新闻,那就是标记饿狼前辈的居然是S级英雄金属球棒。
不但是S级,而且年纪轻轻就当爹……怎么说在这个社会里都太让人嫉妒了啊……!!!

(五十三)
“唔哦哦!饿狼,寂寞了吗?”巴德抬起手拍拍搂着他脖颈,几乎要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的饿狼的后背。“银色獠牙的道场这不是挺热闹的吗,我还以为……”
“热闹是热闹,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不到你就快活不起来。”
和一贯独行侠作风相反地,饿狼现在就像大型犬一样粘人。巴德自然很高兴对方那么渴求他,因为他自己的心情也是和饿狼一样的——每时每刻都想和对方待在一起。
而饿狼坦率地表达了他真实的心情。或许是怀孕让他变得奇怪了吧,他想要专属的Alpha带给他的身体的温暖,想要那股让他安心下来的气息,还想要混杂着性的饥渴得到满足……那是其他的感情和关系都无法替代的特殊的东西。
“嘻嘻,我想要你,”他露出狡黠的笑,坏心地伸手向下揉了一把巴德的胯下。
“……”巴德倒吸一口气,皱皱眉头不知道饿狼这会儿又在想什么,“你明明就知道我很难忍得住。”
“所以……”
看着饿狼蠢蠢欲动,疯狂暗示的表情,巴德抓住他的手腕,“总之,我都知道,现在家里面已经准备好了。”
“哈啊?你这家伙……?”饿狼好奇地挑起眉毛。
“你随时可以过来住。很快你就要生了,先去我家会方便一点。”巴德邀请着,一边瞥饿狼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立体的肚皮。
出门之前,巴德就和善子打过招呼了,他这次去道场看望饿狼是有了些把人顺便带回来的心思的。虽然饿狼愿不愿意走是另一回事,但是他已经方方面面都做好在居家照顾怀孕Omega的准备了。
“听起来不错……反正这里也吃不到什么肉。”饿狼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择日不如撞日,他决定和巴德一起下山,去他家里看看。
认识那么久了,什么事也都做过了,这才第一次去家里面,金属球棒的家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饿狼感到期待起来了。


(五十四)
巴德没有坐交通工具的习惯,本来打算马拉松跑回家,可是看了看身后的饿狼,最后还是到马路上招手打了辆的。
下了车以后,饿狼和巴德一起散步走回家。
那是一栋外表平凡的一户建,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但周边各种设施算是齐全,再普通不过的适合生活的地方了。
两人停在门口。巴德掏出兜里的钥匙,插到锁孔扭动两圈,打开了大门。
“我回来了!善子!”他朝屋内喊道。
饿狼一进门,首先学着巴德的样子脱了鞋,然后整齐地摆放到门口。毕竟一路上巴德都在跟他唠叨“家规”,说什么要给妹妹做榜样,于是第一次去对方家里面他就算装也要装得老实一些才行。
善子果然从里边跑了出来迎,看到球棒哥哥的身后还跟着个很高的大哥哥。
“这个人……”善子歪着头打量着来人,那标志性的银色头发和出挑的身材让人印象很深刻。
她不一会儿便想了起来,“是之前和哥哥打架的那个大哥哥!”
大概是理了头发,所以一时没认出来吧。
饿狼愉快地眯起一只眼,用手指向小女孩,“bingo!”
被金属球棒的妹妹记得让他的心情相当好。
“善子,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了的饿狼,以后他会和我们一起住。”巴德边说,边脱下校服外套挂在衣架上。
“好啊好啊,这样家里就能热闹一些了!”善子激动地拍拍手,“不过为什么饿狼哥哥要和球棒哥哥一起住啊?”
“这个嘛……”饿狼瞥见巴德红起来看向他的脸,感觉对方肯定不会让他过早地把事情全部抖出来。于是双手抱胸一本正经起来:“当然是帮忙看家还有陪你玩了。要不是他求我我还不干呢——”
巴德点头不迭附和,“是、是啊……!哥哥平时实在太忙了,万一你有什么事,你尽管找他,辅导作业逛街买裙子都可以!!”
“太好了!那饿狼哥哥需要什么我们也一起出去买吧!”善子扯住了两个哥哥的手,热情地邀请着。
显然她很快接受了家里面新的一份子。
“好啊,”饿狼咧开嘴笑起来,“但是我猜你就是想趁机去买自己的东西吧。”
“才——没——有——呢,我就是想和你们一起逛街嘛——”
小女孩皱起眉头,鼓起来腮帮子。她很会向哥哥们撒娇。
于是饿狼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金属球棒这么宠他妹妹。被依赖的感觉或许很好。
“哎呀,我们一定会和你去的啦~想买什么都好了啦……”巴德口气柔软,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原来这就是私底下妹控到极点的不良吗。旁边的饿狼仿佛看到了巴德鲜为人知的一面。
“那我们马上走吧!”善子左手拉着饿狼,右手拉着巴德。那小小的手的温度传到了指间,让饿狼和球棒不得不像宝贝一样地小心牵着,生怕握疼了她。
“嗯,我们走!”
“走!”

(五十五)
于是三个人就那样手牵手向附近的商业街走去。两个看起来相当不好惹的大男人牵着可爱的小女孩,和睦得反倒像这个时代及其珍贵的模范家庭,于是一路上的路人没少向他们行注目礼。
除了善子以外,两个当事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微妙的氛围,耳根红了起来。这根本就好像是一家子在一起逛街一样……
不,本来这里就是一家人啊。还有一个“家人”也正好在饿狼的肚子里……巴德想。
巴德不住地看了饿狼一眼。羞耻的感觉莫名包围了饿狼,以至于他不想和巴德对上目光而扭过头去。
“哥哥哥哥!那家店的裙子上新品了耶!”远远地看到了心仪服装店挂上显眼推销招牌,善子激动地来回扯巴德的裤腿。“我可以去看吗?”
“善子,家里还有几条新裙子没有穿吧,不过只是看看还是可以的。”巴德无奈地,和饿狼一起跟着善子进了服装店。
饿狼自觉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就好奇地在一旁看兄妹俩购物。
“好想试试这件呀,是以前没有见过的风格呢。”
善子接过了笑眯眯的店员推荐的时尚拼接裙,在落地镜前不断打量。店员说现在同龄的小女孩都更流行成熟风的设计。
“不不不,善子,这种根本不适合你啊!”巴德冲过去一把推开店员,语气相当激动,从不知道哪个衣架上拿过来一件非常可爱华丽的小洋裙,“这件,这件看起来更可爱哦!你试试嘛!”
“哈……怎么还认真起来了……”饿狼抖抖眉毛,金属球棒给妹妹努力挑选衣服的样子,就像在进行什么至关重要的战斗一样。
他不懂什么时尚,但是直觉就觉得金属球棒的品味不咋的,那件装饰浮夸到不行的小洋裙也太俗了点……
“够了哥哥……你总是这样……我都说了不要这种嘛!”善子闹起别扭,然后捧着几件她犹豫不决的款式跑到饿狼跟前,“饿狼哥哥,你觉得哪一件好看呀?”
“啊?别问我……”饿狼看看善子真诚发问的神情,便稍微看了眼衣服,“额……这件最顺眼吧。”善子笑起来,“我也觉得这件最好看!!!”
——最后,巴德掏出钱包买下了裙子。

(五十六)
听说女人逛街很麻烦,看来是真的麻烦……怎么这么能走,而且买一样东西都花老半天?
饿狼除了在路过的商店买了一件睡衣,新的枕头被子,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金属球棒陪善子逛街。
所以终于要回家的时候饿狼松了一口气。这两兄妹体力也太惊人了,他在街上已经累到不行的时候还一点都不见疲惫。
回到家以后善子进房间练钢琴了,饿狼和巴德就开始收拾新买的东西。
等收拾完东西就洗个澡睡一会儿吧。饿狼那么想着。而在那之前,他先做原本打算的事情——和巴德一起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
这里不像想象中外表粗犷的男人住所乱七八糟,反而非常整洁,像是有老妈子在做常规的扫除一样。之前听金属球棒说这个家里面只有兄妹在,平时家务必然是他自己做,现在在现场亲眼目睹对方生活的状态,让饿狼感觉很奇妙。
他的Alpha又要忙英雄任务又要照顾妹妹又要做家务又要上学……
“你还真累啊。”他扭头对身旁的巴德感慨道。
“嘛,习惯了。”巴德对饿狼笑笑,“照顾好家里不就能让人很满足了吗。”
“家啊……”
一向没什么家庭概念的饿狼,回忆起来那久违的片段。
他早年的家庭生活算不上温暖,放养式的父母,连孩子受到校园霸凌这种事也无法给予任何帮助。一气之下,他便决定了去邦古的道场习武,彻底离开那个可有可无的家。
他相信他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不过遇到金属球棒之后,一个新的停靠的港湾的轮廓似乎逐渐明朗了起来。他还没完全够得到,却被那远处的想象诱惑着。
“那我和你也是家人了吗?”像是明知故问,饿狼打探着面前的人。
“嗯,当然。”巴德毫不犹豫地回答。
从标记饿狼的那一刻起,亦或者是有了彼此的孩子那一刻起,就已经不知不觉在心里把对方看成重要的人了。即使没有法律可以正式承认饿狼那样的身份,但他偏要把心爱的omega当成家人一样对待。
“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而且那也是我的愿望。”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