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这颗心脏,给你救赎》水饿

注意:R18-G 兽化 角色死亡 血腥描写 暴力性



“来吧,饿狼君,该吃饭了。”
有些发绣的铁锁被钥匙艰难地转动锁孔,发出金属摩擦而有些沉闷的“啪嗒”的声音。一米五高的结实笼子被打开,吱呀开敞了的门的后方伏着什么人形大小的生物。
地下室很暗,即使开了角落唯一的节能灯也依然看不清楚太多。笼子里的东西没有跑出来,它好像在犹豫和困惑。水龙只能听见粗重的野兽的喘息,类似口水的液体滴落的声音,还有看到栏杆后面一片漆黑之间闪烁的眼中的光。
“怎么了?好啦,快听话!”
饲主张开双臂蹲下来,露出宠溺入里的笑容,以及——不像样的温柔。
“咕呜呜呜……”
已经变为利爪的手不安地在原地来回摩擦,动作有些笨拙的身躯磨蹭着笼子,带动连在脖颈项圈的铁链拖地。
“你最想吃的是这个,不是吗?”

-----------------------------------------------------
“喂,水龙……”
涌动着力量的爪子紧紧抓在对方的后背,陷入肉里划出道道鲜明的痕。血珠从里面渗出来,染红了双手的毛发。
牙床痛得很,就像在疯狂长牙一般,想要咬住什么。他逼自己闭紧了嘴巴,暗暗磨着变得越来越锋利的牙齿。
饿狼已经在努力地克制自己,压抑那要把面前活生生的食物撕得粉碎的冲动。可环绕着水龙的双手还是在这场疯狂的律动里不由自主地把人弄伤。
“杀了我,不然……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啊……”
饿狼第一次对水龙发出那样的祈求。他想以人类的姿态被杀死——在他彻底变为认不得人的禽兽之前。
“晚了。”长长的大片刘海遮挡住水龙的眼睛,他似乎毫不动摇,像坚持自己某种仪式般,抱着饿狼的身体在他渗出血沫的肉穴里继续冲撞。
饿狼一开始在做的时候就不断挣扎,说要下楼去用那把猎枪先了结了自己。但水龙还是把他锁在这张一起睡了很久的床上,撕掉他的衣服、忍受野兽增强不少的力量,把自己硬挺硕大的下身挤进毛绒绒的尾巴上方的洞穴里。
身下的饿狼显然很抗拒,那已经进入很多次本该求欢般包围他的肉壁又干又紧。可是除了那样,水龙感觉已经无计可施。
因为,这或许是他们生命里的最后一次交合了。
这样无论是谁都很痛。饿狼发出沉闷的喘息,因为内里可能被蹭得出血了而眯起眼睛。或许是因为难以忍受,或许是因为本能的冲动,他对着水龙的肩膀重重咬下了一口。
“嘶——”水龙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肉好像要被扯掉一块一样。可是经常习武的人对肉体的伤害也确实能忍,他只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继续专注于身下的动作。

饿狼很快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然后松开嘴。他的嘴角还沾着些血肉。
“不要了!拔出去……!再这样你就会被我……”
“被你吃掉又有什么关系。”水龙对他笑笑。刺入着的性的快感和不断流着血的身躯的痛苦让他大脑逐渐麻痹起来。“哈……饿狼……”深蓝的眼睛看进饿狼被泪光润湿的眼眸。
那双漂亮的清澈的金色的眼睛,有着水龙他所深深迷恋的高傲和纯粹。
“……我想你活着。”他闭上眼,吻上饿狼因为在呻吟而张开着的嘴。
“唔……”饿狼被水龙胡乱地吮吸唇瓣,舌头钻进带着腥味口腔里翻搅,让他感到阵阵晕眩。
面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觉悟信念、贪生怕死的男人,怎么……
为了阻止他自杀而不惜对他采取的粗暴,下身交合着的温度,还有嘴上缠绵的令人窒息的吻,都让饿狼感到水龙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但不弃他而逃而且还要上赶着当他的口粮。
怎么会这样。笨蛋吗?
“好痛啊……混蛋……”饿狼知道,无论是他的尖牙还是利爪,水龙都是更痛的那个,但他确实觉得自己难受了。
无论是心里还是屁股……都难受的很。
前端的阴茎还是因为快感而变得燥热起来了,水龙并没有忘记爱抚他敏感的尾巴,每当伸手去摸的时候,饿狼都会缩紧屁股。他感觉自己正在往高潮上升。
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的人肯定没有心情做爱,但水龙很好的让他感到快乐的技巧,也矛盾地麻痹着他的一切判断。
饿狼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头顶上的耳朵自暴自弃地耷拉下来,尾巴也只是因为身下的抽插而有一搭没一搭地抽动。快要没有反抗的力气了,意识乱作一团。如果彻底变成野兽的话,不用再去思考这些复杂的事情,或许倒省事了。
他沉沦般闭上眼睛。
最后还是和你……就那样……就好……

----------------------------------------------------
【只有吃掉羁绊之人的心脏,才能解除躁狂和兽化的诅咒。】
那天查到的这段关于诅咒破解的真相,铭刻般深深映在水龙的脑海。
“我不能接受,不想看到饿狼你变成那种样子,你应该好好活下来继续享受你的生命才对……”
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的,那样的绚烂的美丽,都不应该走向中途崩坏的结局……
水龙撕开了自己的上衣,让胸口更直接地暴露在饿狼面前。
那里面的是剧烈跳动的心脏,流淌着新鲜滚烫的血液,透过皮肉散发甜美的气味。
对于饿狼而言,咬穿人类的胸膛轻而易举。他已经什么也无法思考了,那些属于人类的理性早就像碎片一样四散,他的鼻尖被诱人的肉味环绕着,肚子莫名饿得泛酸,一边口水从嘴角流下一边又感到喉咙干渴。
如果把眼前的祭品撕碎,那本能的饥渴就会得到满足了吗?
“呼……呼……”
炙热的气息喷在水龙脸上,饿狼粗糙的舌头划过他的皮肤,让他感到自己就是被打量着的猎物。
“来吧,我是不会后悔的……”
如果献祭能换回你。
眼睁睁地,他看着饿狼埋头把自己的心脏啃噬。
身上肉块撕裂的疼痛让泪水从脸上不断滑落,无法抑制的呻吟从喉咙泄出,不知道那是出于对现实的不甘,就此逝去的遗憾,为爱罹难的满足,抑或是能拯救重要之人的希望?
心脏破裂的瞬间,猩红的液体从前方喷了出来。水龙的意识归于黑暗,再也无法醒来。
——在水龙所企盼的前方,所爱之人一定会到达幸福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