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蓝之花1

CP向是金饿+水饿
吉原花魁背景世界观,参考恶女花魁、花宵道中等作品,要素必有雷同
设定上是男性的游女了,不是女化设定,类似是gay版的妓院。唉肥皂剧设定不必较真。
狗血3p,爱恨情仇向,车多,努力减少ooc



早晨,饿狼起来了。没有印象的男人早就穿好衣服离开,房内只剩他一个,对着梳洗的镜子把凌乱不堪的自己的样子收进眼里。
啊啊,混蛋东西,虽然表面被威胁着,但还是趁自己什么时候不注意,在脖子上留下痕迹了。
真丑。
饿狼嫌弃般咂咂嘴,但也很快就忘记这一丁点不悦——毕竟昨晚那家伙还是让人屁股挺爽的。
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就遇到在柜台数钱的老板。
[噢……看这金色的眼睛,太漂亮啦!如果你够伶俐以后一定可以成为我们的花魁。]
饿狼10岁的时候被卖到了这个[游屋]。那浓妆厚抹的老鸨伸手抬起自己下巴,边打量他边那么说道。老鸨的身份是名为“性感囚犯”的,喜欢穿怪异女装的浑身肌肉的恶俗的男人。虽然做着这种皮肉的生意,但人意外的还不坏,在这里的[游男]遇到麻烦的客人时甚至会亲自出手把人扔出去。
就是这样的男人,用心把饿狼培养成了场内的头牌。
饿狼具备那些让男人着迷的要素:让人过目不忘的身体,难以驯服的高傲性格,聪明待人的游刃有余。而且真的做起来的时候又很放得开,在床上像性感的野猫一样让人无法自拔。征服这样的人对于有同性癖好的男人而言相当有成就感,于是饿狼就从来不缺指名的客人。
对于饿狼而言,做花魁除了得学很多礼仪和才能以外,生活过得也算滋润——妈妈桑的规矩并不多,又有吃有喝供着,最重要的是——
做[新造]期间,每天夜里坐在[张见世]之后和其他游男一起任人挑拣的日子,宣告结束。

“哟,妈妈桑。”他向妈妈桑打了招呼。
性感囚犯冲他灿烂一笑,晃了晃手里的钱,“饿酱~!等下水龙君要过来了哦,他几天前就已经付了定金,出手是真的很大方!你可得牢牢抓紧他的心啊!”
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饿狼只是“哦”地回应了一声,在柜台倒了口水喝,又往里屋走去了。

白天,游屋的后门敞开着。
饿狼可以从里边看见围墙外的景色。行色匆匆的路人,偶尔好奇地投过来的目光,街上叫卖的声音,路边盛开的樱花树。
外边的世界确乎很好,空气里洋溢着自由的味道。不过,他再清楚不过,作为“游男”,即使是最高级的那种,也是无法真正踏出这里的。
除非有人肯花钱给他赎身。不过,一般的富人、武士谁肯花大价钱买一个又不能生又不能养的男人回家呢……
饿狼已经在这个狭小的牢笼度过了七八个春秋。要逃的办法早就试过了,现在每天期盼的是看守门口的波奇什么时候因为太老而死去,或者什么时候自己能强大到打败它。
不过……
最近也不是没有有趣的事情。
百无聊赖的视线落在后门外的围墙根处。
“把这些搬到这里就行了?好,我一个人就可以!”
饿狼目光所及是一个做临时工的男人,他正挽起袖子好整以暇,把看起来相当重的建筑材料双手抱起——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想要完成看起来非常繁重的苦力活。
他过来做工有几天了呢?好像最近总是看到他在这里搬东西。
男人的体型并不那么大,身高估计也没有饿狼高,但看起来足够结实,偌大的木头托在肩膀上也能跑得飞快。他浑身上下的衣服廉价又破旧,许多地方打着补丁,但额上凌乱分散的黑色碎发和充满尘土的看起来还是个少年的脸颊,还是吸引了饿狼的注意。
“喂,你要进来我房间坐一会儿吗?”饿狼趴在门边,朝男人挤了挤眼睛,“聊聊?”
“哈啊?在说什么……我这还有一百来斤没有搬……”男人循着声音抬起头望去,看见这家游屋的头牌正用一种好笑的表情看着他。
头牌确实长得好,开叉的银色的头发和上面真金白银的头饰闪闪着发光,材质高级的色彩斑斓的衣服也很漂亮,远远站在那邀请他。男人自认为不是喜欢同性的变态,但也承认男人打扮起来也确实可以很好看。
只不过……
男人感到无言以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
“……我家里还有妹妹要养,没空跟人说闲话!要聊就找有钱有闲的老男人。”
头牌的话,应该每天躺着都能赚很多钱吧?怎么会理解底层劳动人民的艰苦,还在这里跟他闹着玩?!
“啧……”
看样子这家伙的木头脑袋显然没懂他的暗示啊。该不会是个脑子里只有打工赚钱的处男吧?
饿狼却来了兴趣。这家伙不但脸长得好看,身体各方面很强壮,而且相当年轻、不经人事。这让花魁恶劣的玩弄男人的本性蠢蠢欲动。
说实话,当上花魁以后接客确实少了很多,但由于标价和定位的大幅提高,通常只有那些有钱有势的男人才能玩得起。于是和年轻一点的肉体做爱的机会也就变少了。
虽然饿狼是个单纯的崇尚活好主义,但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
决定了,今天就要狩猎你——

被伸出食指勾住裤腰,男人被饿狼强行从外面拉到了里屋。
不知道为什么,花魁看起来很纤细的样子其实力气大得很,男人直到被他拽进房间里头也没有找到挣脱的机会。
“喂喂喂!这样真的好吗……你不是花魁吗?饿狼?”
男人被饿狼压在地上,背后躺着的是花魁又厚又软的做爱用的床被。他额间流下一抹汗,骑在身上的饿狼正对他露出奸诈的坏笑,好像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
万一被老板知道他跟花魁在这里玩会不会被炒鱿鱼啊……
“别人上我可是很贵的,你也买不起吧,现在我可是要和你免费做啊。”
一屁股坐在男人身上的饿狼居高临下看着对方惊恐又纠结的神情,更感到满意了。他顺手扒开男人的衣襟,那饱满结实的胸腹肌肉因为紧张的呼吸而起伏着,还在发育期的脸庞还残留一些婴儿肥,但可以看出来鼻梁很高挺,略微上翘而带着坚定的眼睛很是清澈,两鬓散着的发丝让他看起来也相当俊朗。
饿狼的心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
好可爱……
“我才不想做!”男人连忙推嚷,“我对男人可没有……唔!”
男人愣住了。他还没说完完整一句话,便被凑过去的饿狼封住嘴唇。手腕被抓着,以无助躺平的姿势被强吻。
“????????”男人欲哭无泪,他17年来长这么大,这可是他第一次的初吻!
饿狼停留了一会儿便放开了脸烧红了的男人。
“啊,不小心就……”他无辜地皱皱眉,金色的眼眸反射着男人不断用手背擦嘴的倒影。
心一颤,鬼使神差地就吻上去了。毕竟平时不大喜欢和客人接吻,也没有那种必要。不过看得顺眼的家伙他倒是吻过不少,于是乎自然而然地也亲了面前这个家伙。和预料中一致的是,反应果然很可爱啊。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男人眼看着饿狼继续脱下自身的衣服,暴露给他更多的身体,在他的胯下边胡乱磨蹭,边娴熟地把手往后伸进屁股里翻搅,就感到脑袋一阵当机。
那洁白光滑的肌肤,流畅纤细的腰肢,线条优美的肌肉,刻意使坏诱惑的表情……他本来一直不关心什么游男不游男的,但是现在第一次仔细看看所谓的头牌勾引男人时候的样子,下体不断被刺激着,他竟然也……
勃起了。
青涩的下身隔着布料鼓起一块,在饿狼打开的胯间凸得非常显眼。
男人的脸更红了,他只能扭动身子极力往后缩。然后又被饿狼一手摁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啊?因为你现在开始是我的猎物了,别想逃啊。”
修长的手指把藏在和衣下摆的阴茎掏出,通体粉红的柱体泛着几道青筋,蓄势待发地抬起头。
看起来确实很不错,这根如果捅进屁股里不知道感觉会不会很好……
这么想着的饿狼用手把它扶着,然后用已经充分扩张过的后穴,不由分说地一口气坐了进去。
男人显然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被面前的男人用屁股强奸,性器被温暖紧致的内壁包裹的感觉让他舒爽地倒吸了一口气,不像想象中的奇怪。
“额……”
饿狼积极地挺动腰部摇晃屁股,让男人被升起的快感冲昏头脑,也忘了之前矜持的反抗。
怎么会这么爽……!
他全程抓着床单不住地喘着气,前方很快就被饿狼榨出。浊液射在别人体内的感觉让他倍感羞耻,他看着身上的饿狼,“射在里面了……没关系吧?”
饿狼摇摇头,啵一声地把夹着的阴茎抽出来。精水顺着他半开合着的穴口,沿着大腿内侧流下来。
“我感觉清爽得很。”跟这家伙享受了一早的高潮过后,饿狼的心情非常好。然后他拿起床头的烟枪点燃,一丝不挂地躺在男人身旁吹了起来。
香料燃烧产生的烟雾让房内全是浓郁的情色,本来就是事后点缀氛围的绝佳道具,不过身旁的男人好像并没有心情领会到成人世界的这些乐趣。
饿狼歪头一看,男人背对他缩起来,耳根红红的,一副良家妇女失了身的样子,似乎还瑟瑟发抖着。
“……”
表面不发一言,但是男人内心的挣扎一定很精彩。
饿狼躺着继续吸一口烟,若无其事和他搭起话。
“对了,你叫什么?”
男人顿了一会儿,然后缓缓把头转过来。
“巴、巴德。”

“明天你也会来吗?”饿狼把巴德送到了后门门口。
“嗯……当然。”巴德回答,“我和老板说好先干两个星期,直到这里的围墙修好为止。”
说完之后,像是要逃跑一般,巴德急匆匆地离开了。
在前脚送走名叫巴德的男人之后,后脚饿狼就被谁从身后搭上肩膀。
“饿酱,那个人,是谁?”
饿狼的衣衫还没有整理好,一看就是刚结束一场性事的模样。高大而皮肤黝黑的男人提前过来,把这些全看在眼里。
来路不明的看起来身无分文的穷小子为什么可以和饿狼待在一起?
饿狼回过头,知道这副充满妒意的声音来自何人。他也不慌张,反而转过身向对方露出不屑的表情:“被撞见了啊——怎么?今晚你已经买了我了,那在你之前我热热身无所谓吧~……”
“水龙。”
面前的男人,是吉原游廓出了名的纨绔常客。脸长得不错,床技也好,而且一掷千金,是不少游女的理想中的客人。这样不缺女人缘的家伙,饿狼想不通怎么就对自己产生了兴趣来,还跟他一个游男吃起干醋。
可能是有钱人的脑子跟别人都不一样吧。
“你没有收他钱是不是?”水龙有些不满地,像小孩一样发起撒娇的脾气,“想想看,我已经在你这里砸掉大半年的零花钱了!你怎么就不能多看我几眼!!!”
饿狼随之抱住水龙的脖颈,“那你保证只把钱砸到我这里,我就多看你一眼咯。”
傻子都知道嫖客不可能专一,而作为男妓,唯一工作就是从嫖客口袋里掏更多的钱。
嘴里的一口烟挑衅似的喷在水龙的脸上。
“唔……!好过分……”
作为一个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一向有什么不缺什么的公子哥,水龙难得地从难以收服的饿狼身上找到了挑战性。无论砸多少钱,他都不会脸色变得更谄媚一分,但和他待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像毒品一样令人入迷,进入他的体内更是销魂无比。
于是来了一次之后,只想再来一次,今天来了,明天也想来。可惜饿狼有时也要接别的客人,他就只能眼巴巴地到游屋妈妈桑处加钱预约。
如果真的把饿狼搞到手,也算是快意人生里一大成就吧!这个年头有钱的男人谁没有金屋藏娇呢?极品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他水龙再搞个极品的男人岂不是更美滋滋。
想到这里,水龙又增加了一些精神和干劲。
“那今天我也努力一点,让你记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的快乐吧!”
水龙把饿狼拦腰抱起,扛进了内室。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