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 57-61

(五十七)
【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家人。而且那也是我的愿望。】
——如果意志力不怎么好的这会就要沦陷了。
我想和你成为家人,这样的自白,巴德并不像在开玩笑。
饿狼在那一瞬间,迷失在对方流露坚毅和温柔的目光里。近在咫尺的给予他温暖和陪伴的金属球棒,他只想牢牢抓在手心。
于是他情难自已地抓住巴德的手臂,鼻尖凑近在对方脸上亲昵地蹭了又蹭,就像表达好感的小动物一般。巴德眼看饿狼越逼越近,也只是稍作后退,任由饿狼把他扑倒在身后的自己房间的床上。
然后饿狼开始耳根红红地伸手去解那校裤的皮带和护腰的纽扣。
巴德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揪住饿狼不安分的要脱他裤子的手腕。“你想干什么?”
饿狼怀着孕,怎么能……
“帮你做啊。你不是说你很难忍得住吗?”饿狼跪在床上,把巴德的上衣往上一扯,露出饱满的腹肌;然后又继续扒拉巴德的裤头,布料摩擦着让巴德敏感的下身有些微微勃起。
巴德看到饿狼隔着武道裤的下身也同样勃起着,便随之窘迫起来。
饿狼才不懂得节制这种东西啊!!!就这样直接在家里成功煽风点火了……把饿狼接回来之前他怎么就忘了考虑这个问题!!!
巴德推推饿狼的肩膀,脸颊滚烫地皱起眉头。 “善子还在家啊混蛋——!本来我自己在厕所也可以解决,你怎么还给我来劲了?!”
“给我闭嘴,乖乖坐好。”饿狼耳朵动动,房门外已经响了好一阵的钢琴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她已经开始练琴了,不会发现这里的。”
“你真是……”巴德被饿狼这赖皮的样子磨得心理投降,干脆别过头捂住自己的眼睛,“……不要脸。”
饿狼很喜欢金属球棒被他弄到一脸气鼓鼓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调皮地伸出舌,手上的动作没停,饿狼总算是解开了那碍事的皮带,把巴德的下身从裤裆里摸了出来。果然如他所想,肉棒乖巧地在他手里硬着。
“这不好好硬起来了嘛~”饿狼坏笑,揉弄起金属球棒的小球棒,引得面前的人低喘连连。
“嘁……!要不是你怀孕我也不用忍你……”巴德眯起眼睛嘀咕,最后还是决定由着饿狼帮他弄。

(五十八)
掌心迸着青筋的柱体的触感让饿狼回忆起很久之前被其插入的感觉。即便连成结标记这种程度的事也经历过,那个时候还是迫于形势在英雄协会的眼皮下做的,和现在这样两个人在自己的家里,不紧不慢地做还是很不一样。
饿狼也拉下了自己的武道裤,掏出自己滚烫的下身,然后一屁股跨坐上巴德的大腿,让自己的东西和手里握着的球棒的东西紧紧贴在一起。
现在没法让金属球棒进到里面去,只能稍微用手相互抚慰,但也还是令人知足。
高高挺起的两根年轻的肉棒相互抵在一起,被饿狼修长的指节紧紧包裹,不太富有技巧的撸动如同隔靴搔痒,偶尔扫过巴德的敏感处,激起一阵颤抖。于是巴德也把手搭上两腿之间,让因为长期握球棒而长了一层薄茧的手心照顾到饿狼。
以前都是只帮自己弄的,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他舒服……
饿狼和巴德几乎一模一样地那么想着。手中的努力让他们爽得不禁挺动起腰部,让下体在对方的身上摩擦,燃起更多的快意。
“唔……啊~……八朵~……好……好爽……额啊啊……”饿狼昂起头,让沿着脊椎传来的电流般的愉悦直冲头顶。他感觉到什么液体正从前端吐出,沿着柱身流下,沾湿两人的手和底下的布料。巴德的也是,随着抚慰的进行,那蓄势待发的肉棒愈发狰狞了。
“哈……嗯唔……谁会……先射出来……?”巴德看着饿狼的脸,充满气势地边喘息边加大了手中的撸动力度。而饿狼松开手,转而捏紧巴德的肩头,毫不介意地把乳粒凸起的胸脯往巴德的脸上贴。
前面爽到不行,自然也会渴望其他地方被爱抚。怀孕的时候不会有发情期,而现在和Alpha待在一起也舒服到脑袋要炸开。
“咕!”比以前明显胀大了一些的胸直撞上巴德的脸颊,柔软又有弹性,包围了他的鼻子让他有些窒息。
巴德感觉下身要爆炸。饿狼也不知道哪里学习到的这种糟糕的行为,仿佛迷惑他一同堕落的恶魔,让他见了面前这副身体,便再也无法摆脱引诱。
饿狼既然把胸故意凑到他面前,那他就顺势用空出来的手沿着饿狼紧身衣的下摆往上游走,用指尖狠狠地捏住那一点。
然后就听到饿狼变尖了的颤抖起来的叫声。那朦胧地观察着自己的金属双眸,看上去反而是别人上了他的圈套一般。巴德还以为能掰回一局的,莫名又不爽起来。

(五十九)
结果饿狼在他的服务下,首先地释放在他手里。
“嘿嘿……”饿狼自身获得满足之后有点傻地对巴德笑笑,知道巴德也快达到临界点,反而从巴德的跨上下来,然后俯下身伸出舌头舔去巴德肉棒不断泄出的精水,然后用嘴巴含住了整个顶端。
区别于手指和肉穴的温暖湿润的口腔,饿狼尖锐的齿列有一点没一点地搔刮巴德的敏感,让巴德深深泄了一口气。
没想到饿狼居然会给他口交。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样的事情……
“喂……!”被饿狼的行动震惊,巴德推推那个凑在自己腿间晃动的脑袋,“饿狼……唔!我要去了,快给我吐出来!!”
“vjguyggk……”
我就不。饿狼嗯嗯呜呜含糊地回答。但能从音调中大概听出来那样的意思。
果然很快地,经不住饿狼怎么折腾,巴德就缴械了。只感到一道白光闪过,巴德一滴不漏地尽数射在饿狼嘴里。
“呜!”饿狼把巴德湿漉漉的下身吐出,嘴角还挂着淫靡的白丝。没想到巴德的东西出来得太快,还没来得及吐出,喉咙就呛进去了不少。现在弄得满嘴都是对方的信息素味。“呕……”
饿狼扶着自己脖子,不断咳嗽。还是第一次给别人做这种事,本来是要给巴德点好看,结果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笨蛋吗你是……”巴德猛拍饿狼的后背,试图让他好受一些。鼻尖浓浓的精液的腥味布满了房间,羞耻得让巴德眉毛一抽一抽的。
“你才是笨蛋!以后几个月我的屁股都不能用了,这样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饿狼用手背擦擦嘴,瞥他一眼。
巴德听完之后很感动,于是在饿狼脸颊亲了几口。“好了好了……”
两人你侬我侬了一会儿后,简单清理了房间的一片凌乱。与此同时,门外的琴声戛然而止。
“……哥哥!今晚我想吃蛋包饭……”善子练完了琴,奔到了走廊喊道。但她发现客厅并没有球棒哥哥和饿狼哥哥的身影。
或许是在房间里吧。那么寻找着,她推开了巴德虚掩着的房门。“哥哥!!”
房门打开后,那两个人果然在里面,看起来正忙碌地整理杂乱的房间。善子凑到巴德跟前,拉拉他的裤子,“哥哥,我想吃你做的蛋包饭了,今晚你做蛋包饭好不好?。”
“啊,当然没问题!”巴德笑着揉揉善子的脑袋。那脸颊上异样的通红还没消,让善子觉得哥哥是不是哪里生病了。
饿狼听后,也颇有兴趣地凑了过去,坏笑着从后面顶顶巴德,“我也想吃你做的饭,要肉的。”
“行行行知道了。”巴德咬咬牙,“噎不死你。”
善子见他们依然吵嘴呛声,感觉没有什么不对,于是期待着蛋包饭高高兴兴地出去了。
巴德目送善子出房间,大松一口气。不得不说他和饿狼的应变能力是真好。明明善子撞进来的前一分钟他俩还紧紧抱在一起,双方泥泞一片的裤子都还忘了提起。

(六十)
今晚是饿狼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巴德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包括食材和菜谱。饿狼抱怨过道场没什么肉吃,于是巴德特地去超市买了正好在特卖的大分量的牛肉。
善子爱吃的蛋包饭,他在表面用番茄酱挤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爱心,就像他对妹妹的爱一样占满了整个蛋饼。他用一口锅大火炖饿狼的牛肉,底部铺一层蔬菜和香料让肉不至于太油腻。食物的香味从厨房飘过来,让围坐到饭桌前的饿狼吞了吞口水。
饿狼手里握着刀叉,看着厨房的巴德穿着粉色围裙忙碌的背影。不知怎么的,俗气的带着花边的围裙套在宽肩窄腰的巴德身上竟然也没什么违和感。巴德的额头挂着几滴汗珠,专注地调着味,好像早已习惯锅里升腾着的热气扑在脸上。
“你们家平时做饭的是金属球棒啊……”或许是明知故问,不过饿狼亲眼看见巴德在日常生活里照顾别人的一面,便相当动摇。表面粗鲁的肌肉笨蛋,在这些方面居然比他强那么多。
他连饭都没有做过几次,好好照顾自己都成问题——毕竟他一直没把好好生活当成人生里重要的事。
善子听到饿狼这么一问,接了话。“嗯!哥哥做饭越来越好吃了,饿狼哥哥以后就可以经常吃到啦!”然后她看见饿狼似乎一直在盯着哥哥,于是补充:“你也觉得哥哥的围裙很漂亮吗?那可是我挑的哦!”
“……”或许正是因为是妹妹亲自挑选的,所以金属球棒就一直穿上了吧。饿狼很快就理解了这一点。“他还真宠你啊……”
然后饭桌上就被巴德“哐”地一下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巴德脱下围裙吊好在厨房的挂钩上,也来到了餐桌前开饭。
“我开动了——”饿狼看到锅里香气浓郁的牛肉,马上夹了一大块放入碗里,然后舀一大勺汤汁淋在米饭上。人如其名地吃相狼吞虎咽,饿狼风卷残云地消灭着米饭和肉。
“慢一点会死啊,没人跟你抢吧。”巴德吐槽道。
“好吃——!”饿狼捶着自己的胸口,因为吃得太快半噎着给自己灌了大半杯水,然后舒爽地歇一口气。
巴德则边吃饭边看着饿狼满足地把食物塞满腮帮,自身莫名也感到了某种幸福。第一次给饿狼做饭,似乎是挺合饿狼口味的——真是美滋滋。

(六十一)
一起吃过晚饭后,饿狼帮着洗了碗。本来想着吃完饭要先回一趟道场,然后再搬过来长住,不过巴德悄悄扯住了他。
“现在太晚了,要、要不今晚留下来?”巴德别扭地问他。
对方那样邀请他,饿狼当然很心动。因为和自己在道场一个人睡比起来,他更渴望和金属球棒一起睡……
或许是怀孕之后依赖性变强了,他难以轻易做出离开自己Alpha的决定。
“……嗯。”饿狼点点头。然后他把新买的自己的枕头搬到巴德的床上。

夜深,饿狼洗过澡换好他新买的睡衣,就乖乖窝到巴德一米五宽的床上去了。除了窗外的蝉鸣,周遭一片静谧。属于巴德他的球棒好好地抵在墙角,他的校服外套整齐地挂在衣架,他的作业凌乱地堆在书桌,而他的Omega一言不发地侧躺在床上。
巴德本人在浴室洗澡,房中独处着的饿狼脑中则思绪纷繁。
很久没有睡过像这样的……‘家里’的床了。没有无法预知的危险,没有无法信任的其他人,没有凝视着的目光……睡两个人会有点拥挤,但床上也全是金属球棒的味道,让饿狼很安心。
他的脸埋在身下的床单,甚至分不清鼻间环绕的是真正洗床单的洗衣粉的味道,还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了。
今夜,和金属球棒待在一起,他就能安然入睡了吗?
那么胡乱地想着此前和往后的事,饿狼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揽住了。
是巴德爬到了床上。“要睡了吗?”他试探地轻声问。
“嗯,”饿狼转了过去,和巴德面对面,“这么慢,我还以为你掉进下水道了。”
“哈……我就知道你在等我。”巴德心里乐开了花,赶紧也躺好在饿狼旁边了。
然后巴德就被饿狼当成抱枕搂起来睡觉。饿狼把脸埋在他颈窝之间,闭上双眼平稳地呼吸着,很快就安静了。银色的睫毛的影子落在脸上,这样不吵不闹的饿狼在巴德没了刺,竟然显得比谁都乖巧可爱。
巴德小心地伸手去关床头灯,轻轻在饿狼的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