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这颗心脏,给你救赎》水饿

注意:R18-G 兽化 角色死亡 血腥描写 暴力性



“来吧,饿狼君,该吃饭了。”
有些发绣的铁锁被钥匙艰难地转动锁孔,发出金属摩擦而有些沉闷的“啪嗒”的声音。一米五高的结实笼子被打开,吱呀开敞了的门的后方伏着什么人形大小的生物。
地下室很暗,即使开了角落唯一的节能灯也依然看不清楚太多。笼子里的东西没有跑出来,它好像在犹豫和困惑。水龙只能听见粗重的野兽的喘息,类似口水的液体滴落的声音,还有看到栏杆后面一片漆黑之间闪烁的眼中的光。
“怎么了?好啦,快听话!”
饲主张开双臂蹲下来,露出宠溺入里的笑容,以及——不像样的温柔。
“咕呜呜呜……”
已经变为利爪的手不安地在原地来回摩擦,动作有些笨拙的身躯磨蹭着笼子,带动连在脖颈项圈的铁链拖地。
“你最想吃的是这个,不是吗?”

-----------------------------------------------------
“喂,水龙……”
涌动着力量的爪子紧紧抓在对方的后背,陷入肉里划出道道鲜明的痕。血珠从里面渗出来,染红了双手的毛发。
牙床痛得很,就像在疯狂长牙一般,想要咬住什么。他逼自己闭紧了嘴巴,暗暗磨着变得越来越锋利的牙齿。
饿狼已经在努力地克制自己,压抑那要把面前活生生的食物撕得粉碎的冲动。可环绕着水龙的双手还是在这场疯狂的律动里不由自主地把人弄伤。
“杀了我,不然……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啊……”
饿狼第一次对水龙发出那样的祈求。他想以人类的姿态被杀死——在他彻底变为认不得人的禽兽之前。
“晚了。”长长的大片刘海遮挡住水龙的眼睛,他似乎毫不动摇,像坚持自己某种仪式般,抱着饿狼的身体在他渗出血沫的肉穴里继续冲撞。
饿狼一开始在做的时候就不断挣扎,说要下楼去用那把猎枪先了结了自己。但水龙还是把他锁在这张一起睡了很久的床上,撕掉他的衣服、忍受野兽增强不少的力量,把自己硬挺硕大的下身挤进毛绒绒的尾巴上方的洞穴里。
身下的饿狼显然很抗拒,那已经进入很多次本该求欢般包围他的肉壁又干又紧。可是除了那样,水龙感觉已经无计可施。
因为,这或许是他们生命里的最后一次交合了。
这样无论是谁都很痛。饿狼发出沉闷的喘息,因为内里可能被蹭得出血了而眯起眼睛。或许是因为难以忍受,或许是因为本能的冲动,他对着水龙的肩膀重重咬下了一口。
“嘶——”水龙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肉好像要被扯掉一块一样。可是经常习武的人对肉体的伤害也确实能忍,他只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继续专注于身下的动作。

饿狼很快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然后松开嘴。他的嘴角还沾着些血肉。
“不要了!拔出去……!再这样你就会被我……”
“被你吃掉又有什么关系。”水龙对他笑笑。刺入着的性的快感和不断流着血的身躯的痛苦让他大脑逐渐麻痹起来。“哈……饿狼……”深蓝的眼睛看进饿狼被泪光润湿的眼眸。
那双漂亮的清澈的金色的眼睛,有着水龙他所深深迷恋的高傲和纯粹。
“……我想你活着。”他闭上眼,吻上饿狼因为在呻吟而张开着的嘴。
“唔……”饿狼被水龙胡乱地吮吸唇瓣,舌头钻进带着腥味口腔里翻搅,让他感到阵阵晕眩。
面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觉悟信念、贪生怕死的男人,怎么……
为了阻止他自杀而不惜对他采取的粗暴,下身交合着的温度,还有嘴上缠绵的令人窒息的吻,都让饿狼感到水龙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但不弃他而逃而且还要上赶着当他的口粮。
怎么会这样。笨蛋吗?
“好痛啊……混蛋……”饿狼知道,无论是他的尖牙还是利爪,水龙都是更痛的那个,但他确实觉得自己难受了。
无论是心里还是屁股……都难受的很。
前端的阴茎还是因为快感而变得燥热起来了,水龙并没有忘记爱抚他敏感的尾巴,每当伸手去摸的时候,饿狼都会缩紧屁股。他感觉自己正在往高潮上升。
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的人肯定没有心情做爱,但水龙很好的让他感到快乐的技巧,也矛盾地麻痹着他的一切判断。
饿狼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头顶上的耳朵自暴自弃地耷拉下来,尾巴也只是因为身下的抽插而有一搭没一搭地抽动。快要没有反抗的力气了,意识乱作一团。如果彻底变成野兽的话,不用再去思考这些复杂的事情,或许倒省事了。
他沉沦般闭上眼睛。
最后还是和你……就那样……就好……

----------------------------------------------------
【只有吃掉羁绊之人的心脏,才能解除躁狂和兽化的诅咒。】
那天查到的这段关于诅咒破解的真相,铭刻般深深映在水龙的脑海。
“我不能接受,不想看到饿狼你变成那种样子,你应该好好活下来继续享受你的生命才对……”
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的,那样的绚烂的美丽,都不应该走向中途崩坏的结局……
水龙撕开了自己的上衣,让胸口更直接地暴露在饿狼面前。
那里面的是剧烈跳动的心脏,流淌着新鲜滚烫的血液,透过皮肉散发甜美的气味。
对于饿狼而言,咬穿人类的胸膛轻而易举。他已经什么也无法思考了,那些属于人类的理性早就像碎片一样四散,他的鼻尖被诱人的肉味环绕着,肚子莫名饿得泛酸,一边口水从嘴角流下一边又感到喉咙干渴。
如果把眼前的祭品撕碎,那本能的饥渴就会得到满足了吗?
“呼……呼……”
炙热的气息喷在水龙脸上,饿狼粗糙的舌头划过他的皮肤,让他感到自己就是被打量着的猎物。
“来吧,我是不会后悔的……”
如果献祭能换回你。
眼睁睁地,他看着饿狼埋头把自己的心脏啃噬。
身上肉块撕裂的疼痛让泪水从脸上不断滑落,无法抑制的呻吟从喉咙泄出,不知道那是出于对现实的不甘,就此逝去的遗憾,为爱罹难的满足,抑或是能拯救重要之人的希望?
心脏破裂的瞬间,猩红的液体从前方喷了出来。水龙的意识归于黑暗,再也无法醒来。
——在水龙所企盼的前方,所爱之人一定会到达幸福吧。

《信息素无法决定的命运》 52-56

(五十二)
跳槽了NEO组织,把一切事情都安定下来之后的巴德,趁着空闲时间来到了邦古的道场。
也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饿狼了。但是他确信只要他认真地把NEO的事情交接好,新的职位能让他从忙碌的英雄活动里解放出来,他就有更多时间期待和饿狼在一起的生活了。
照例梳着锃亮规整的飞机头,熨过的笔直制服穿着得体,拎着球棒一路马拉松外加一口气登上几千级台阶,他终于来到了道场的门口。
正好赶上道场集训的中途休息时间,银色獠牙的弟子们四散在各处聊天喝水。有几个人眼尖很快就发现门口来了客人。
“那不是……S级英雄金属球棒吗!”一个师弟指着门口那个飞机头,“我在杂志上看过他的报道!”
“什么!难道他是来邦古师傅这边学习的吗?”旁边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去,亲自见到一个S级英雄对于他们而言还是十分激动的事。“我弟可是他的粉丝,不知道该不该找他要个签名啊……”
师弟们看着金属球棒左顾右盼,然后径直走到了饿狼前辈所在的房间。
异性之间的关系总是容易惹人遐想的。他们知道饿狼前辈是Omega,然后就会好奇肚子里的是哪个Alpha的孩子,正好金属球棒也是个Alpha,虽然乍一看金属球棒x饿狼的配对有些怪异,但八卦的火苗迅速点燃。
于是几个人跟在进了房间的巴德后面,沿着房间外的门边八卦地叠成罗汉往里偷看。
这一偷看不得了,他们看到了平时相当冷酷的饿狼前辈一见面就饥渴地抓住金属球棒,猴急地抱着他脑袋一通乱啃。虽然从他们视角只能看到饿狼后背的大部分,但他们肯定这两个人正在激烈地接吻。
吻完以后饿狼放开了金属球棒,然后金属球棒伸手捏了捏饿狼的胸,说“你这里好像变大了啊。”
羞耻的对话听得师弟们脸红耳赤,还没偷听多久,便突然一人接受一个毛栗,“噫啊!”“啊!”
他们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邦古师傅和茶兰子前辈。脑袋上挨过一记的地方疼的冒烟,茶兰子随后帮忙把他们几个都拉走。“那些东西是你们能看的吗!给我继续去训练啊!”
尽管没有全部看完,但师弟们还是知道了爆炸性新闻,那就是标记饿狼前辈的居然是S级英雄金属球棒。
不但是S级,而且年纪轻轻就当爹……怎么说在这个社会里都太让人嫉妒了啊……!!!

(五十三)
“唔哦哦!饿狼,寂寞了吗?”巴德抬起手拍拍搂着他脖颈,几乎要把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他身上的饿狼的后背。“银色獠牙的道场这不是挺热闹的吗,我还以为……”
“热闹是热闹,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看不到你就快活不起来。”
和一贯独行侠作风相反地,饿狼现在就像大型犬一样粘人。巴德自然很高兴对方那么渴求他,因为他自己的心情也是和饿狼一样的——每时每刻都想和对方待在一起。
而饿狼坦率地表达了他真实的心情。或许是怀孕让他变得奇怪了吧,他想要专属的Alpha带给他的身体的温暖,想要那股让他安心下来的气息,还想要混杂着性的饥渴得到满足……那是其他的感情和关系都无法替代的特殊的东西。
“嘻嘻,我想要你,”他露出狡黠的笑,坏心地伸手向下揉了一把巴德的胯下。
“……”巴德倒吸一口气,皱皱眉头不知道饿狼这会儿又在想什么,“你明明就知道我很难忍得住。”
“所以……”
看着饿狼蠢蠢欲动,疯狂暗示的表情,巴德抓住他的手腕,“总之,我都知道,现在家里面已经准备好了。”
“哈啊?你这家伙……?”饿狼好奇地挑起眉毛。
“你随时可以过来住。很快你就要生了,先去我家会方便一点。”巴德邀请着,一边瞥饿狼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立体的肚皮。
出门之前,巴德就和善子打过招呼了,他这次去道场看望饿狼是有了些把人顺便带回来的心思的。虽然饿狼愿不愿意走是另一回事,但是他已经方方面面都做好在居家照顾怀孕Omega的准备了。
“听起来不错……反正这里也吃不到什么肉。”饿狼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择日不如撞日,他决定和巴德一起下山,去他家里看看。
认识那么久了,什么事也都做过了,这才第一次去家里面,金属球棒的家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饿狼感到期待起来了。


(五十四)
巴德没有坐交通工具的习惯,本来打算马拉松跑回家,可是看了看身后的饿狼,最后还是到马路上招手打了辆的。
下了车以后,饿狼和巴德一起散步走回家。
那是一栋外表平凡的一户建,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但周边各种设施算是齐全,再普通不过的适合生活的地方了。
两人停在门口。巴德掏出兜里的钥匙,插到锁孔扭动两圈,打开了大门。
“我回来了!善子!”他朝屋内喊道。
饿狼一进门,首先学着巴德的样子脱了鞋,然后整齐地摆放到门口。毕竟一路上巴德都在跟他唠叨“家规”,说什么要给妹妹做榜样,于是第一次去对方家里面他就算装也要装得老实一些才行。
善子果然从里边跑了出来迎,看到球棒哥哥的身后还跟着个很高的大哥哥。
“这个人……”善子歪着头打量着来人,那标志性的银色头发和出挑的身材让人印象很深刻。
她不一会儿便想了起来,“是之前和哥哥打架的那个大哥哥!”
大概是理了头发,所以一时没认出来吧。
饿狼愉快地眯起一只眼,用手指向小女孩,“bingo!”
被金属球棒的妹妹记得让他的心情相当好。
“善子,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了的饿狼,以后他会和我们一起住。”巴德边说,边脱下校服外套挂在衣架上。
“好啊好啊,这样家里就能热闹一些了!”善子激动地拍拍手,“不过为什么饿狼哥哥要和球棒哥哥一起住啊?”
“这个嘛……”饿狼瞥见巴德红起来看向他的脸,感觉对方肯定不会让他过早地把事情全部抖出来。于是双手抱胸一本正经起来:“当然是帮忙看家还有陪你玩了。要不是他求我我还不干呢——”
巴德点头不迭附和,“是、是啊……!哥哥平时实在太忙了,万一你有什么事,你尽管找他,辅导作业逛街买裙子都可以!!”
“太好了!那饿狼哥哥需要什么我们也一起出去买吧!”善子扯住了两个哥哥的手,热情地邀请着。
显然她很快接受了家里面新的一份子。
“好啊,”饿狼咧开嘴笑起来,“但是我猜你就是想趁机去买自己的东西吧。”
“才——没——有——呢,我就是想和你们一起逛街嘛——”
小女孩皱起眉头,鼓起来腮帮子。她很会向哥哥们撒娇。
于是饿狼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金属球棒这么宠他妹妹。被依赖的感觉或许很好。
“哎呀,我们一定会和你去的啦~想买什么都好了啦……”巴德口气柔软,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原来这就是私底下妹控到极点的不良吗。旁边的饿狼仿佛看到了巴德鲜为人知的一面。
“那我们马上走吧!”善子左手拉着饿狼,右手拉着巴德。那小小的手的温度传到了指间,让饿狼和球棒不得不像宝贝一样地小心牵着,生怕握疼了她。
“嗯,我们走!”
“走!”

(五十五)
于是三个人就那样手牵手向附近的商业街走去。两个看起来相当不好惹的大男人牵着可爱的小女孩,和睦得反倒像这个时代及其珍贵的模范家庭,于是一路上的路人没少向他们行注目礼。
除了善子以外,两个当事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微妙的氛围,耳根红了起来。这根本就好像是一家子在一起逛街一样……
不,本来这里就是一家人啊。还有一个“家人”也正好在饿狼的肚子里……巴德想。
巴德不住地看了饿狼一眼。羞耻的感觉莫名包围了饿狼,以至于他不想和巴德对上目光而扭过头去。
“哥哥哥哥!那家店的裙子上新品了耶!”远远地看到了心仪服装店挂上显眼推销招牌,善子激动地来回扯巴德的裤腿。“我可以去看吗?”
“善子,家里还有几条新裙子没有穿吧,不过只是看看还是可以的。”巴德无奈地,和饿狼一起跟着善子进了服装店。
饿狼自觉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就好奇地在一旁看兄妹俩购物。
“好想试试这件呀,是以前没有见过的风格呢。”
善子接过了笑眯眯的店员推荐的时尚拼接裙,在落地镜前不断打量。店员说现在同龄的小女孩都更流行成熟风的设计。
“不不不,善子,这种根本不适合你啊!”巴德冲过去一把推开店员,语气相当激动,从不知道哪个衣架上拿过来一件非常可爱华丽的小洋裙,“这件,这件看起来更可爱哦!你试试嘛!”
“哈……怎么还认真起来了……”饿狼抖抖眉毛,金属球棒给妹妹努力挑选衣服的样子,就像在进行什么至关重要的战斗一样。
他不懂什么时尚,但是直觉就觉得金属球棒的品味不咋的,那件装饰浮夸到不行的小洋裙也太俗了点……
“够了哥哥……你总是这样……我都说了不要这种嘛!”善子闹起别扭,然后捧着几件她犹豫不决的款式跑到饿狼跟前,“饿狼哥哥,你觉得哪一件好看呀?”
“啊?别问我……”饿狼看看善子真诚发问的神情,便稍微看了眼衣服,“额……这件最顺眼吧。”善子笑起来,“我也觉得这件最好看!!!”
——最后,巴德掏出钱包买下了裙子。

(五十六)
听说女人逛街很麻烦,看来是真的麻烦……怎么这么能走,而且买一样东西都花老半天?
饿狼除了在路过的商店买了一件睡衣,新的枕头被子,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金属球棒陪善子逛街。
所以终于要回家的时候饿狼松了一口气。这两兄妹体力也太惊人了,他在街上已经累到不行的时候还一点都不见疲惫。
回到家以后善子进房间练钢琴了,饿狼和巴德就开始收拾新买的东西。
等收拾完东西就洗个澡睡一会儿吧。饿狼那么想着。而在那之前,他先做原本打算的事情——和巴德一起熟悉一下家里的环境。
这里不像想象中外表粗犷的男人住所乱七八糟,反而非常整洁,像是有老妈子在做常规的扫除一样。之前听金属球棒说这个家里面只有兄妹在,平时家务必然是他自己做,现在在现场亲眼目睹对方生活的状态,让饿狼感觉很奇妙。
他的Alpha又要忙英雄任务又要照顾妹妹又要做家务又要上学……
“你还真累啊。”他扭头对身旁的巴德感慨道。
“嘛,习惯了。”巴德对饿狼笑笑,“照顾好家里不就能让人很满足了吗。”
“家啊……”
一向没什么家庭概念的饿狼,回忆起来那久违的片段。
他早年的家庭生活算不上温暖,放养式的父母,连孩子受到校园霸凌这种事也无法给予任何帮助。一气之下,他便决定了去邦古的道场习武,彻底离开那个可有可无的家。
他相信他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
不过遇到金属球棒之后,一个新的停靠的港湾的轮廓似乎逐渐明朗了起来。他还没完全够得到,却被那远处的想象诱惑着。
“那我和你也是家人了吗?”像是明知故问,饿狼打探着面前的人。
“嗯,当然。”巴德毫不犹豫地回答。
从标记饿狼的那一刻起,亦或者是有了彼此的孩子那一刻起,就已经不知不觉在心里把对方看成重要的人了。即使没有法律可以正式承认饿狼那样的身份,但他偏要把心爱的omega当成家人一样对待。
“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而且那也是我的愿望。”